• 新闻
  • 人物
  • 专题聚焦
  • 观点
  • 图片/视频
SUBSCRIBE

芬兰五精选

2021年最受欢迎报道盘点

2021年已接近尾声,本期带您回顾过去一年的热门文章。

Credits: : Julia Bushueva

又到了一年中的这个时候。假期即将到来,圣诞颂歌已在耳畔响起,我们带您盘点2021年阅读量最高的文章。

又一年即将结束,我们仍然笼罩在新冠疫情的阴霾之中。《芬兰创新商业资讯》过去一年最受欢迎的文章也论及与疫情有关的方方面面。我们的热点话题包括医疗创新、新冠肺炎治疗、可持续城市和在芬兰工作的经历。敬请阅读下文,了解详情。

想知道近几年最吸引读者的文章?请查看我们的202020192018榜单。

在最新出炉的《全球幸福指数报告》中,芬兰、冰岛、丹麦、瑞士和荷兰名列前五。 图片来源: Tobias Meyer / Visit Finland

连续第四年高居榜首。2021年,芬兰再次被《全球幸福指数报告》评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这份报告对150多个国家进行了评估,评估指标包括感知自由、诚实、福利、健康和慷慨程度。芬兰公民之间的高度信任被视为该国关键优势之一。

总体而言,尽管受到新冠疫情的持续影响,但今年的排名与2020年大体相似。

令人惊讶的是,根据人们对生活的自我评估,平均福祉并未下降,该报告的编辑之一约翰海利威尔(John Helliwell说道一种潜在原因是,人们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是普遍影响每个人的外部威胁,从而产生了强烈的患难与共、同舟共济之情。

图片说明:芬兰最寒冷的小镇萨拉(Salla)将申办夏季奥运会变成一场提升公众气候变化意识的运动。 图片来源: Save Salla

芬兰城市人口稀少,但因其可持续发展水平和对国际游客的吸引力而备受瞩目。在2021年第二大热门文章中,我们重点介绍了五个引爆各大媒体头条的城市:

芬兰拉普兰首府罗瓦涅米拥有白雪皑皑的美景和无处不在的驯鹿,被称为圣诞老人的故乡,引起游客的浓厚兴趣。这座城市荣登《孤独星球》(Lonely Planet)欧洲十大最佳冬季旅行目的地榜首。

另一个游客钟爱的目的地图尔库因贴近自然和风景如画的河流而广受赞誉。《纽约时报》将这座位于

西南芬兰区的城市评选为后疫情时代最热门的52个旅游目的地之一。

在拉普兰东部,萨拉独辟蹊径,倾力展现这座小镇的亮点。作为芬兰最寒冷的小镇,萨拉通过申办2023年夏季奥运会来提升公众的气候变化意识。

同样,拉彭兰塔市推出了多项新举措,力争到2030年实现碳中和。

还有拉赫蒂。该市获得“2021年欧洲绿色之都European Green Capital 2021)称号,并被《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五个具有前瞻性的欧洲城市之一。

赫尔辛基大学医院被评为世界最佳医院之一。 图片来源: HUS

对芬兰的医院来说,2021年举步维艰,但它们通过点滴努力终究引起广泛关注。美国时政杂志《新闻周刊》发布了世界最佳医院排行榜,四家芬兰大学医院入选榜单,它们分别位于赫尔辛基坦佩雷图尔库库奥皮奥

受这份榜单的启发,我们梳理了世界各地医院使用的芬兰尖端健康科技产品,从骨科扫描仪和冠状动脉事件风险测定到人工智能驱动的患者监测解决方案和护理协调平台,种类繁多,不一而足。

Therapeutica Borealis公司开发了一种鼻喷式药剂,可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同时降低严重患病的风险。 图片来源: Therapeutica Borealis

全球机构争相寻找应对新冠疫情的新方法。芬兰公司各尽所能,助力预防、治疗和检测冠状病毒,它们的创新成果包括10分钟检测、嗅探犬以及可削弱病毒入侵人体能力的鼻喷式药剂。

甚至还有仿真头颅,该装置能够呼吸、咳嗽和打喷嚏,可喷出飞沫和气溶胶。这款仿真头颅由芬兰国家技术研究中心VTT开发,能够帮助研究人员调查冠状病毒的传播机制以及不同产品在减少传播方面的有效性。

采访在芬兰工作的外国人才是《芬兰创新商业资讯》最受欢迎的话题之一。 图片来源: 埃娃•安德迪(Eeva Anundi)/ 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

安全、工作生活平衡等诸多因素吸引外国人才纷纷前来芬兰工作。这一点从我的芬兰职场故事系列的受欢迎程度可窥一斑。以下是该系列在2021年阅读量最高的采访精选:

凯莉•基奥多拉(Kelly Keodora)竹幼婷(Ivy Chu)搬到芬兰后开始寻找新机会。如今,来自美国的凯莉是一名营销传播经理。竹幼婷来自台湾,她的日常工作是在中文社交媒体微博上分享自己的北欧生活。

凯莉建议任何在芬兰寻找工作机会的人都要有一颗勇敢的心:“在芬兰找工作或在这里创业,一开始可能会让人望而却步。可能在语言和法规方面面临重重障碍。但不要因此而气馁。”她强调。

对于伊戈尔•索罗卡(Igor Soroka)金子诗步(Shiho Kaneko)蒂亚加拉然•马尼哈蒂•博扬(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和杜玥辛(Yuexin Du)而言,他们来到芬兰则是为了进入大学学习。他们后来都找到了工作机会,并决定留在芬兰。

“芬兰提供良好的工作与生活平衡,人们在办公室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他们能更好地管理时间。”博扬在描述芬兰的工作文化时说道。

对一些人来说,学习芬兰语似乎是一项令人生畏的任务,但西尔维娅•盖亚尼(Silvia Gaiani)却不这么认为。早在20年前,她就萌生了对芬兰语的兴趣。但直到多年后,来自意大利的西尔维娅才迁居芬兰,领导一个食品创新研究团队。

同样,来自英国的班•威尔森(Ben Wilson)也在一个研究机会的吸引之下来到芬兰。15年后,威尔森已在芬兰建立起新生活,并开辟出一段崭新的职业生涯。如今,他已跻身芬兰电池研究界,感觉自己就像在一个快乐的大家庭里工作。企业与大学之间在双向合作方面有着悠久传统。

威尔森说:“近年来,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可以通过合作来解决挑战,所以在电池界等领域,近年来校企合作势头有增无减。”

Eeva Haaramo
20.12.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