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的电池研究工作群体就像是一个快乐的大家庭。"

 想跟认识班吗?可以前往他的社交网络 LinkedIn, Instagram and Twitter 图片来源: Ben Wilson
我的芬兰职场故事

我的芬兰职场故事: 找到重要科研职位、又享受佛系生活的科学家班·威尔森(Ben Wilson)

班·威尔森 (Ben Wilson),英國
在职科学家,专攻原材料、冶金和电气化学领域的研究。

24.02.2021

2007年,班·威尔森(Ben Wilson)充满热情地加入欧盟NEST项目,因而来到了芬兰。之前,班在欧洲其他城市也曾居住过,最终选择在芬兰定居,并为自己创造了新生活和职业——一开始是研究员,现在则是一名在职科学家。他的日常工作都是和原材料、冶金和电气化学打交道,参与芬兰的国家协调工作,努力使其成为欧洲领先的电池重镇。

然而芬兰的生活当然不仅仅只是工作。班有两大爱好,一是学会了滑雪,二是成了正蓬勃发展的芬兰精酿啤酒鉴赏家。在这里生活,他最喜欢芬兰的夏天,因为夏天有充足的光,也有浓郁丰富的大自然色彩。

我是怎么找到现在的工作的——我当时正在阿尔托大学化学工程学院当高级研究员,看到有个在职科学家的招聘广告,就想我应该申请。作为一名阿尔托研究员,我当时已经参与了各种不同的研究课题,有纤维素金属氧化电热材料和微乳剂,还参与了一个有关电池金属的环保和循环经济的重要项目。所以我应该说是经验丰富了!这个职位要求有能力应对各种化学阵列和与材料相关的挑战,而幸运的是,这正是自从我学校毕业后在欧洲几个研究工作中所积累的知识,此时证明了其珍贵的价值。所以2017年,我幸运地获得了这份工作。

班在研讨会中演说

班对他的国际化工作环境很享受,他的同事来自世界各地,有欧洲、南非和美国。 图片来源: Ben Wilson

最能形容在芬兰工作体会的芬兰语是——luottamus(信任)。在芬兰,人们对你有高度的信任感,相信你会竭尽全力把工作做得最好。但与此同时,也相信你如果碰到困难,会寻求帮助和建议来解决问题。

我在芬兰当研究员的工作体验——总的来说是非常好的,因为有很多机会发展自己。要么通过参与需要你专业知识的各种项目,要么通过许多重要的职业发展规划,尤其是由雇主安排的这类机会。就我个人来说,是教学和项目管理的技能。

像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样,在芬兰,要找到研究经费是非常关键的。尽管从表面上看,一开始你会觉得经费的主要官方来源就只有两个:芬兰科学院(Academy of Finland)和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Business Finland),如果不算上欧盟的话。但很快,你就会了解到,有很多基金会都接受研究经费申请,不论是要去参加国际会议的小笔数目,还是高水平的、雄心勃勃的战略性研究计划所需要的大笔数目。比如我就曾很幸运地申请到了“未来缔造者”(Future Makers)项目的经费,是由芬兰科技行业百年基金会(Technology Industries of Finland Centennial Foundation)以及珍和阿托斯·厄尔科基金会(Jane and Aatos Erkko Foundation)资助的。我用来进行BioPolyMet项目工作,这个项目研究对垃圾的生物精炼,以此作为金属防腐蚀涂层的可持续性原料。

班对镜头微笑

班认为,芬兰之所以吸引外国研究人员是因为在这里的生活质量不仅来自于专业工作,也来自于工作以外的环境。 图片来源: Ben Wilson

其次,通常国际合作是很多项目申请中不可或缺的元素,芬兰科学院和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都有给国际合作者的资助。我身处芬兰,却有幸和欧洲其他地方,甚至相距更远的同事一起合作,目前就有和南非、美国的合作项目。

芬兰的职业生活和其他国家的最大不同在于——芬兰人有辛勤的工作态度,但是气氛不是那么正襟危坐。这是因为和其他地方(比如德国)相比,芬兰没有严格的等级制观念。这种文化催生平等、多元化和包容性的工作环境,并鼓励更开放的研究课题讨论,而且在每个层面的工作人员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工作投入会被认真对待。其次,在这里会强调你对自己的研究负责,允许你开发创新解决方案进行挑战,而不是等着老板来指点方向。对我来说,这绝对是全新的改变。我在欧洲其他地方工作的时候,一般都是听从上面指令,或者按课题分类各司其职的工作方法。

合照的一群公务人士

班说,芬兰职场没有严格的等级制观念,这种文化催生平等、多元化和包容性。(此为班和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芬兰经济事务和就业局工作人员合影。) 图片来源: Ben Wilson

芬兰有望成为欧洲的电池领衔重镇,那是因为——英国的“巨蟒与圣杯”(Monty Python)喜剧表演团队有首歌唱到,“芬兰(几乎)应有尽有”。芬兰有极其丰富的主要原材料——钴、镍,以及欧洲最大的锂矿。这里也有世界领先的材料加工和回收专长。和许多其他国家相比,比如北欧近邻挪威和瑞典,他们对价值链的主要考量是提高电子车的使用量或者欧洲生产的电池量。而芬兰对电池的整个价值链和各种电池化学能源采取的是更长远的全面性战略计划。

这种以循环经济为基准的态度可以最大程度地发挥并结合芬兰独特的电池强项,比如更有持续性的开矿、有附加价值的矿物和金属加工业;以及利用前体和活性材料、电池组装建模等技术,最大化地从二手原材料和废料中还原电池材料。最有代表性的显著例子就是BAT循环计划(BATCircle Project),把学术界和行业内的六家大学、研究中心和八家大公司这些利益相关者汇聚在一起,建立起一个电池金属的循环生态系统。

班手中拿着咖啡杯,对镜头微笑

班喜欢芬兰职场中的高度信任感,相信个人可以竭尽全力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图片来源: Ben Wilson

这项倡议已经证实了过渡到循环经济是可以做到的,阿尔托大学也因此参与了欧盟2020年的HELIOS项目,旨在开发和整合创新材料、设计、科技和加工,创造智能型、标准组装,且容量可伸缩的电池套装,可广泛用于电子车。更重要的是,基于这方面的成功,通过欧洲电池战略行动计划欧洲电池平台,芬兰已被“欧洲绿色计划”选为有关电池计划和制造方面的领衔角色。

芬兰的电池研究工作网络是——就像是在一个快乐的大家庭里工作。在芬兰,公司和大学之间为了共同大业而互相合作已经是个历史悠久的传统了。这个现象近年来才在电池行业产生,因为只有通过共同努力才能一起应对挑战,这已经是越来越显而易见的事了。幸运的是,芬兰的一个优势是在这里总是有足够的发展空间给那些辅助专业领域。比方说,奥卢大学科科拉大学联盟专长于前体和负极材料,正好和阿尔托大学电池组测试技能相匹配。其他颇具成果的相互合作还有阿尔托大学的火冶水冶团队和拉彭兰塔大学的离子交换分离科学家们的合作;阿尔托大学也正在和图尔库大学新近成立的材料工程系进行液流电池方面的研究。

湖边的小船

班喜欢在拉普兰的小木屋享受夏日的午夜阳光和冬天黑暗的极夜。他和他的芬兰伴侣经常去那里休假。 图片来源: Ben Wilson

芬兰之所以能吸引外国研究人员的原因是——生活质量不仅来自于专业工作,也来自于工作以外的环境。对我来说,工作环境有很好的资金支持、一流的基础设施,我所参与的工作很有挑战性,很有科学意义。除此之外,支持创新和创业的当地文化允许研究成果能够更直接地运用在日常生活。社会福利比如健保、社会安全和教育系统也都很令人满意。还有,在这里的生活和大自然近在咫尺,四季景色变化多端,任何时候都可以很方便地逃离都市环境,去找寻平和和安静。我和家人既可以就在森林散步,也可以去我们在北方拉普兰的度假屋享受夏日的午夜阳光或漆黑的冬季风光。

我在芬兰最享受的爱好是——越野滑雪。我也正在学着鉴赏由芬兰微型酿酒厂酿制的啤酒。我是英国人,所以不用说啦,以前完全不会滑雪。而现在,虽然我可能还进不了英国奥林匹克滑雪代表团,我的水平已经好到不用大多数时间脸朝下地摔在雪地里了。至于啤酒,我一直就对各种啤酒风格很有兴趣,也在比利时和德国生活过一段时间。在过去几年里,微型酿酒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口味众多。而我幸运地住在首都附近的埃斯波(Espoo)市,正好是个精酿啤酒制造发展蓬勃的中心。当地就有十家左右酿酒厂,其中两家离我家没几步远。

我在我的居住地最享受的事情是——相邻大自然。 我现在住在埃斯波市塔皮奥拉(Tapiola)区,这是芬兰第一个花园城市,也就是说不论气候如何,这里有很多公园和公共场地供人们享受!我最常用的通勤方式是步行穿过几片草地到办公室,没有堵车问题。住在这里,离赫尔辛基市中心也就15分钟地铁的路程,你就可以去很多餐厅、酒吧和很棒的博物馆了。

班正在户外烧烤


班最爱芬兰夏日里无穷无尽的光和色彩。 图片来源: Ben Wilson

帮助支持我职业发展的芬兰机构有——我的雇主阿尔托大学。他们提供无数个人发展培训机会,比如领导能力、教学方法,以及最近的多元化和包容性培训。另外,还有其他基金会提供资金参加会议;像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和芬兰经济事务和就业部,则提供一些芬兰以外的国际贸易参访机会,使我的专业合作网络得以扩大和提升。没有他们的支持,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融入芬兰研究团体的经历——相对而言很直截了当。我大部分同事都很高兴和我说英语,就算有些人一开始有点不好意思开口说,但也都能懂我那一口不那么标准的英式英语。也许最大的挑战是保住一个相对长期的研究职位,但这个问题全世界都存在,不是只有芬兰才有。不管怎么说,只要你愿意变通和适应,有信心在不同领域施展你的知识才能,肯定能在在学术界和行业里找到很多机会。

最新新闻

竹幼婷 X 芬兰创新商业资讯
竹幼婷 X 芬兰创新商业资讯 视频系列5:木头做的浴缸和礼服
社会
复活节、清明节假期快乐!
竹幼婷 X 芬兰创新商业资讯
竹幼婷 X 芬兰创新商业资讯 视频系列4:免费的芬兰线上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