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人物
  • 专题聚焦
  • 观点
  • 图片/视频
SUBSCRIBE

行业聚焦

芬兰教育公司拓宽地域边界,丰富主题类别,全面扩大影响力

芬兰教育工作者大力培养学生掌握21世纪的技能。

Credits: : Visit Oulu

Kide Science宣布进军体育教育领域,芬兰教育集群(EduCluster Finland)和芬兰编程学校(Code School Finland)分别开拓土耳其和巴拿马市场。

Kide Science 10月透露,该公司正在与Kids Collab合作,将其探究式课程扩展到体育教育中。Kids Collab是一个南非教育平台,为儿童提供关于身体发育和健康的知识内容。合作双方整合各自专业能力,推出一款教育包,向儿童传授运动知识。

Kide Science最近还与STEM METS资源有限公司(STEM METS Resources Limited)签署合同,将为尼日利亚拉各斯的青年提供STEM进阶教育课程。

Kide Science

“解决问题、讲故事和游戏驱动学习——有了这些工具,我们可以让体育教育对儿童更有意义。”Kide Science研究主管珍妮瓦蒂埃宁(Jenni Vartiainen表示

“最近的研究强调了体育活动和游戏化学习对儿童身心健康的重要性。这些方法在幼儿时期能够发挥强大作用,所以这种合作尤为重要。”

Kids Collab联合创始人蕾切尔麦克马洪(Rachel McMahon表示,该公司很高兴看到其目标——激励儿童用心运动——与Kide Science的“强大”教学方法有效结合。

她说:“这些课程计划不仅非常适合学习,而且对小孩子来说也富有乐趣和教育意义。”

Kide Science和Kids Collab宣布了一项合作伙伴关系,宗旨是将基于游戏和故事的教学法应用于体育教育,以提高儿童身体素质。

Mary Taylor / Pexels

教育包内的教学计划旨在提高儿童身体素质,同时激励他们积极主动,建立自信,有目的地运动,并在运动中利用创造力。合作双方认为这些工具将帮助儿童树立正确态度,养成积极向上的生活方式。

去年秋天,Kide Science宣布将继续与《盖比的娃娃屋》(Gabby’s Dollhouse)合作,计划在网飞上推出更多以这部热播儿童剧为主题的课程。

芬兰教育集群将在欧洲开办第一所学校

芬兰教育集群(ECF)10月表示,该公司已签署一项协议,将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建设运营第一所芬兰国际学校。

10月25日,芬兰教育集群的卡蒂•洛波宁和萨贾德•侯赛因握手留念。该公司已签署一项协议,将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建设运营一所芬兰国际学校。

芬兰教育集群

该校计划于2023年9月招收一至五年级学生,后期将扩大到十二年级,招生规模2000多人,校园占地面积2.9万平方米。将以芬兰的国家核心课程作为主干课程,土耳其教育部根据当地情况作适当调整。

芬兰教育集群首席执行官卡蒂洛波宁(Kati Loponen表示,该校将是公司继2014年创办卡塔尔-芬兰国际学校后运营的第二所国际学校。她补充道:“我们希望在这个项目之后,双方将继续开展其他合作项目。”

“我们欣赏芬兰教育集群的国际项目成就,期待着将该公司领先的学校教育实践引入土耳其,”另一合同方代表萨贾德侯赛因(Sajaad Hussein表示,“我确信,芬兰的教育经验将对本地区的家长、学生及教育工作者产生重大影响。”

芬兰教育集群成立于2010年,致力于出口与其三个所有者共同开发的教育解决方案,它们分别是:于韦斯屈莱大学于韦斯屈莱应用科技大学于韦斯屈莱市教育联合会Gradia

编程学校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将在巴拿马提供教育服务

芬兰编程学校和知识集团(Knowledge Group)9月表示,双方已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将为巴拿马的小学教师提供工具和技能,助力实施数字技能教育。

双方将于2023-2024学年在国际学校启动合作计划。

双方在巴拿马城两所国际学校的试点计划结束后宣布了这一合作伙伴关系。芬兰编程学校的专家在在线技能提升计划实施期间为教师做好准备,帮助教师在工作中实施他们心目中富有乐趣、易于使用、结构良好的课程和教学材料。

学生们则表示,他们在玩耍、编程和解决挑战的过程中获得了乐趣,显示出他们在编码技能方面的进步以及对编码的积极态度。

“在[芬兰编程学校]的指导下,学生从事可以应用于现实生活的项目,我们根据学生取得的进步对其进行评估,并鼓励他们与同学合作,”知识集团学术总监伊尔卡巴拉奥纳(Ilka Barahona,“教师获得的专业发展可以应用于所有学科领域,以促进学习。”

开展编程教学被广泛视为一项关键举措,能够帮助儿童为进入未来劳动力市场做好准备,进一步实现技术职业平等。

Cottonbro Studios / Pexels

知识集团首席运营官莫尼卡法布雷加(Mónica Fábrega总结道,战略伙伴关系的最终目标是提供基于芬兰教育理念的技术课程。

芬兰编程学校寻求通过数字技能课程和教师能力发展服务助力培养儿童解决问题的技能。该校的计划已在全球10个国家得到应用。

芬兰教育出口额将达到10亿欧元

尽管编程学校、教育集群和Kide Science等公司开发的解决方案在全球的吸引力不断增长,但劳动经济研究所即将发布的一项评估显示,教育出口附加值中,约有五分之四来自于芬兰外国学位学生接受的培训。

评估发现,2019–2020学年,外国学位学生为芬兰经济带来了8100万欧元净收益。评估不仅核算了用于提供教育的资源和学生支付的净学费,还核算了2000年至2019年期间毕业的外国学生的间接收入转移和收入。

明娜•凯拉说,即将发布的报告也将添加到知识库中,用以评估教育出口的重要性。

芬兰国家教育署

同时,在剩余五分之一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教材出版商的出口。

“长期以来,在芬兰教育和培训领域,我们一直提倡基于知识的决策,”芬兰国家教育署(OPH)署长明娜凯拉Minna Kelhä表示,“不过,到目前为止,关于教育和培训经济学的研究寥寥无几。”

劳动经济研究所还得出结论,2019年教育出口额逼近10亿欧元,这是由芬兰国家教育署“芬兰国家教育输出平台”(Education Finland)牵头的出口促进计划的长期目标。

外国学生对芬兰经济产生了积极的净效应。

Satu Haavisto

评估将教育出口定义为货物出口,例如学习材料和环境,以及与教育、培训和能力有关的服务出口,例如为在芬兰的外国学位学生提供的教育解决方案和教育。根据劳动经济研究所提出的一种新计算方法确定教育出口价值。

芬兰国家教育署分析称,虽然评估结果只是指示性的,但其表明教育出口额在经济上具有重要意义,并有望在未来继续增长。

“芬兰教育享有盛誉,其他国家对我们的能力有着很大的需求,”教育与文化部国务秘书拓莫普马拉(Tuomo Puumala指出,“这些被称为能力输出的行动不会伤害任何人。相反,它们使参与其中的每个人都受益。”

西南芬兰区专注于虚拟生产

今年10月,图尔库科学园区图尔库理工大学表示它们启动了一个联合项目,以解决人才短缺问题,人才短缺是西南芬兰区教育和工业部门在虚拟技术创新方面面临的一大掣肘。

项目宗旨是增加企业和大学在增强现实、虚拟现实及扩展现实方面的知识资本,从而服务于海事和制药在内的关键区域行业,在设计、仿真、培训及产品开发等领域创造新的机会。

“虚拟解决方案可以被视为未来不同行业的竞争优势,类似于今天的可持续发展方式。”西芬兰省电影委员会电影专员塔雅拉尼宁(Teija Raninen表示

“例如,在电影和电视制作中,它已经是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

合作双方认为,合作教育与发展将为该地区缔造前景光明的虚拟未来奠定基础。它们的长期目标是在西南芬兰区建立一个专注于虚拟制作的国际合作教育与发展中心。

By: Aleksi Teivainen
13.01.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