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人物
  • 专题聚焦
  • 观点
  • 图片/视频
SUBSCRIBE

芬兰名人专访

“移民和全球化已经拓宽了芬兰文学的定义。” – 作家、博士后研究员梅赫迪•加西米(Mehdi Ghasemi)

梅赫迪•加西米想在他的小说和学术作品中挑战芬兰文学的传统定义。

Credits: : Julia Bushueva

对作家和博士后研究员梅赫迪•加西米(MEHDI GHASEMI)而言,在追求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目标的同时,提高芬兰语水平是2021年的头等大事。

优秀的芬兰文学著作不胜枚举。米卡•沃尔塔利(Mika Waltari的《埃及人辛奴耶》(Sinuhe The Egyptian)以及托芙•杨松(Tove Jansson)的《姆明谷的故事》(Tales from Moominvalley)和《夏日之书》(the Summer Book)是芬兰的经典著作。这些著作最初用芬兰语和瑞典语写成,现已翻译成多种语言并广为流传。然而,除了用母语写作的作家之外,越来越多来自外国、拥有多元文化背景的作家成功挑战了芬兰文学的传统定义。

梅赫迪加西米便是其中之一。这位出生于伊朗的作家是图尔库大学、坦佩雷大学和芬兰文学社(Finnish Literature Society)的博士后研究员,自2011年起来到芬兰生活了十年,如今加西米已经扎根芬兰,出版了五本学术著作,在同行评审的学术期刊上发表了15篇论文,并撰写了四部小说和一本选集。

梅赫迪•加西米是个多产的作家,他写小说,也写学术作品。他甚至还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文学流派:戏剧诗体小说。 图片来源: Mehdi Ghasemi

他去年编辑出版的选集是一本跨文化文选,名为《开放边界:面向芬兰外国文学》(Opening Boundaries: Toward Finnish Heterolinational Literatures)。这本选集呈现了芬兰文学宝库多样化、多元文化和多语言文学的出现和发展。这本多语种选集包括24位生活在芬兰,来自16个不同国家的移民作家的文学作品。

更令人肃然起敬的是,加西米几年前在图尔库大学获得文学博士学位后,决定开始写小说,力求改变。因此,他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文学流派——戏剧诗体小说(noveramatry)。加西米的文学作品备受瞩目,他收到了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ö)和第一夫人燕妮•豪吉欧(Jenni Haukio)关于其第三本小说《芬俄边境变得模糊——一本戏剧诗体小说集》(Finnish Russian Border Blurred:A Noveramatry)的明信片。

如今,这位著作颇丰的作家想公开分享其芬兰生活的见闻、近期项目以及与文学的关系。

加西米已经出版了四本小说,第五本也即将推出。 图片来源: Mehdi Ghasemi

作为一名作家,您已走过了漫漫长路。您对文学和写作的兴趣来自哪里?

我对文学的兴趣始于童年,那时父亲给我买了几本故事书。为了鼓励我阅读,他许诺如果我阅读,并写下我对这些故事的理解,便会给我买些礼物。有时我会为他朗读我的文章,然后我们进行讨论。13岁时,我写了第一篇与我的个人秘密相关的短篇小说,但藏了起来,以免被父母发现。几个月后,这种怕被发现的焦虑让我决定烧掉这篇小说。在高中阶段,我对文学的兴趣逐渐增长,于是我在进入大学后选择攻读英语文学。攻读学士学位时,我用英语写了另一篇短篇小说,然后请一位大学老师阅读并进行点评;然而,他的点评浇灭了我的热情,迫使我停止写作,直至2016年6月。

作为一位著作颇丰的作家,您本人一定热爱阅读。您的床头柜上摆放着哪些书籍?

我的床头柜上现在摆放着芬兰儿童读物,主要是因为它们能帮助我提高芬兰语水平。我也阅读文学作品,特别是非洲裔美国人的文学作品,以及芬兰移民作家和芬兰移民到北美的作家创作的文学作品。

加西米的家乡坦佩雷,是芬兰第三大城市。 图片来源: Adobe / a_medvedkov

您因开创小说文学流派——戏剧诗体小说而名声大噪您如何描述这一流派?

我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空前多元化的时代,工业、艺术、建筑、音乐、政治等领域的人士试图通过融合不同的元素、风格、系统和学科来创造新的文化和色彩、新的流派、新的形式和内容。但是,他们所取得的成就并非新益求新,而是游走在新旧之间,包罗万象且丰富多彩,使我们能够同时享受多种范式、色彩、风味、美食、风格、系统等。基于对目前形势的观察,我开创了戏剧诗体小说这种新的混合流派。

戏剧诗体小说有机融合了小说、戏剧和诗歌。在这个流派中,我将叙事、戏剧和诗歌形式融为一体,努力使它们的边界不那么明显。我已经出版了四部戏剧诗体小说形式的文学作品,新近作品是去年初的《告别地球和开普勒-438b:一本戏剧诗体小说集》(A Farewell to the Earth and Kepler-438b: A Noveramatry)。此外,我的第五本小说已在酝酿之中。请允许我补充说明,除了这些作品融合各种流派外,来自不同时代和地区的各界人士也参与到作品中,与读者分享他们的小故事。他们分属不同的地理位置和历史时代,使用芬兰语、瑞典语、德语、波斯语等各种语言,使作品语言更加丰富多彩。

除了小说文学之外,您正在开展一个聚焦移民和全球化的芬兰文学博士后项目。该项目名为迈向更具包容性和全面性的芬兰文学,如何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我认为移民和全球化拓宽了芬兰文学的定义。传统上,芬兰文学被定义为芬兰人用芬兰语为芬兰人写的文学作品。由于移民至芬兰,芬兰移民及其第二代和第三代撰写并继续撰写文学作品。和这些作家群体一样,一些芬兰移民已经并继续创作涉及芬兰文化、社会和历史的文学作品。还有一些外国作家受到芬兰文化、历史和社会方方面面的影响,并在其作品中加以反映。这些作家群体的存在及其多语言、多文化的作品可能挑战芬兰文学的传统定义。

由于移民和全球化的影响不可避免,我们芬兰文学社决定于2018年启动该项目。该项目的目标是重新定义芬兰文学的传统概念,扩大其范围,提高其知名度和可读性,并对上述所有作家群体的文学作品进行研究。例如,通过撰写评论和学术论文、出版其作品选集可实现上述目标。我还为芬兰文学社档案资料部采访了部分作家,相关档案资料可供有意对这些作家进行研究的读者、学者和研究人员使用。我们建立了这些作家的数据库,并将在项目过程中不断进行更新。此外,我们还举办丰富多彩的文学活动,如公众阅读、专题讨论、公开讨论、小组辩论、研讨会和书展。

最近我更关注芬兰裔美国作家。我受邀参加了由芬裔美国人每年在密歇根州诺维市(Novi)举办的第37届芬兰节,在一场小组讨论中介绍两位芬裔美国作家及其小说,在另一场小组讨论中朗读我的小说节选。在访问美国期间,我有幸因芬兰文学社档案部与芬裔美国作家见面并对其进行采访。

加西米经常在芬兰以及国际的文学研讨会上介绍他的作品。 图片来源: Claudia Daems

让我们聊聊您的经历吧。您与芬兰的故事是如何开始的?

2009年初,我决定攻读英语语言文学博士学位。由于我已获得英语语言文学学士和硕士学位,我的梦想是在英国的大学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并开展研究。因此,我撰写了研究计划,正式翻译了所需文件,并申请了博士学位。一段时间后,我收到了英国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然而在申请签证的过程中,我的祖国在总统选举后发生抗议活动,不久之后,英国大使馆由于指责抗议活动的加剧而关闭。于是我决定寻找另一个国家。

2007年,我作为游客到访芬兰,我喜欢这里的自然纯粹和恬静安宁,因此决定申请进入一所芬兰大学攻读学位。于是我联系了芬兰几所大学的教授,最终被图尔库大学录取,并于2011年1月搬至芬兰。

迄今为止,芬兰的生活教会了您什么?

人们尽管种族和文化各不相同,但都能够和平共处。这里的生活教会了我独立、勤奋和富有创造性,也教会了我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国际事务。此外,还教会我一种必须不断提高水平的新语言,一种新的文化和新的生活方式。

您如何度过闲暇时光?

我通常与家人共度闲暇时光。根据天气条件,我们可能会出去慢跑,在家里或电影院看电影,做运动,参加一些课程,阅读书籍等等。有时候,图尔库的亲朋挚友会拜访我们。我们最近搬到了坦佩雷,因为我的妻子在坦佩雷地区找到了一份高级研究员工作。她也是伊朗人,曾获得全国奥林匹亚化学铜牌,并拥有埃博学术大学(Åbo Akademi University)化学工程博士学位。所幸我们在坦佩雷也结交了一些新朋友,可以在下班后、周末和节假日与他们共度时光。

加西米在图尔库大学(如图)与坦佩雷大学做他的博士后研究项目。 图片来源: Hanna Oksanen / University of Turku

前面提到,您撰写了许多学术著作,在同行评审科学期刊上发表了论文,并撰写了小说。作为一名作家,您还有什么梦想?

诺贝尔文学奖!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认为如果能获得芬兰文学奖或赫尔辛基新闻报文学奖,我便会心满意足,但由于这些奖项从不授予像我这样的移民作家,我最终决定把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作为目标。令人遗憾的是,尽管我们实力不凡,但却被剥夺了申请或参与某些芬兰国内文学奖比赛的机会,主要是因为我们使用外语而非芬兰语进行创作。更让人难过的的是,出于同样的原因,我们无法加入芬兰作家协会(Union of Finnish Writers),因此被剥夺了芬兰同行所享有的一些权利和福利。最可惜的是,这种排斥现象在21世纪的芬兰重现,尽管芬兰在妇女权利等领域引领了积极发展和进步!我总是问自己,为什么我们没有感到迫切需要改变这种趋势?

作为博士后研究员和作家,您参与了文学界的许多活动,是什么推动您不断前行?

希望是让我排除万难、不断前进的主要动力。事实上,博士后阶段是研究人员的过渡期,而对拥有人文学科博士学位的人而言,这个阶段难上加难。因此,勤奋和对未来充满希望将有助于我们渡过这一时期。

您有最喜欢的芬兰语词汇吗?为什么?

出于上述原因,我同许多芬兰人一样,最喜欢sisu这个词(指的是坚忍不拔的精神)。

当加西米在2011年1月搬到芬兰时,迎接他的是下雪的冬日。 图片来源: Mehdi Ghasemi

您希望人们将您的姓名与哪一个词或短语联系起来?

Mehdi的意思是“向导”,Ghasemi的意思是“公平的分割者”。此外,我希望将我的名字与“创造力”和“创新”联系起来。

作为语言学领域的专家以及在芬兰生活方面拥有丰富经验的人,您对希望搬到芬兰、但对语言有所顾虑的人们有何建议?

语言具有非凡的力量。语言可以缩短种族与相貌之间的距离。因此,语言障碍会导致沉默,沉默会导致距离,距离会导致分裂。语言障碍还导致移民不仅在芬兰,而且在全世界无法享有平等机会。在很多场合我想要表达一些想法,这些想法可能对我的职业生涯产生积极影响;但是由于语言问题,我只能保持沉默。有许多芬兰语课程可以改善我的个人和学术生活,但我无法参加。幸运的是,我最近鼓足勇气参加相关课程,并与我的朋友、邻居和芬兰同事进行沟通。进一步提高芬兰语水平是我2021年的头等大事。

Tuomas Koivisto
01.12.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