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芬兰每年都被评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

 通过LinkedIn, Instagram Twitter 了解关于格拉夫顿的更多信息。 图片来源: Grafton Robinson
我的芬兰职场故事

我的芬兰职场故事:芬兰儿童科学教育公司首席成长官格拉夫顿·罗宾逊(Grafton Robinson)

格拉夫顿·罗宾逊(GRAFTON ROBINSON),美国
首席成长官

格拉夫顿(Grafton)和太太从英国搬到芬兰,因为他的太太在这里获得了一个工作良机。他在搬来芬兰的六个月之前创立了一个发展机构,旨在帮助使命驱动型组织实现发展目标。在芬兰寻找潜在客户时,他遇到了现在的雇主——专注于儿童科学教育的初创公司Kide Science。该公司提供的全职工作职缺与他当时的工作非常相似。所以,我写了一封很长的申请邮件,他们同意与我面谈,他回忆道。

当时是2020年3月——正是芬兰因为疫情而关闭边界之时。

罗宾逊站在湖边看风景

罗宾逊的芬兰旅程,从芬兰因为疫情而封城开始,奇特的开始,带来的是一段丰盛的生活体验。 图片来源: Grafton Robinson

搬去芬兰真是…...不寻常!我们于2020年3月17日搬迁,而我将永远记住这一天,因为那是芬兰关闭边境的前一天(当时丹麦正好也刚关闭边境,我们旁边的登机口拥满了心烦意乱的旅客,他们意识到无法登机前往哥本哈根)。

抵达另一个被封锁的国家会令人……感觉迷失。2017年,我们曾在赫尔辛基呆了几个星期,所以我们知道芬兰的夏天街上通常有很多开心活动的人们,但这次抵达机场时空无一人,街道也空无一人,除杂货店之外,所有商店都已关闭。

从收到录用通知到搬家大约四周时间,其中包括在疫情爆发初期的两周出差。总之,鉴于当时的情况,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在赫尔辛基Vallila地区的房子

罗宾逊住在赫尔辛基的郊区 Vallila,这里以传统的木造房子闻名。 图片来源: Aku Pöllönen

与我曾经工作过的其他国家相比,在芬兰工作生活的主要区别是……天哪,要等多久才能得到回复?!

日常的主要区别是工作生活平衡,这是一个巨大优势。在美国,每周一不小心工作60多个小时司空见惯——那里没有人告诉你不要加班,而且事务繁多。你知道,这种做法即使不被提倡,通常也会得到奖励。休息时间、假期、医疗保健等甚至未计算在内。

在这里,同事会叫我出去走走,或与家人和朋友共度时光。这里的人更加在意并意识到,一名员工只有健康快乐,才能更加高效地工作。

我适应芬兰工作生活时遇到和克服的挑战……很少,真的!我很习惯新创公司迅速行动,“打破常规,但同一错误不犯两次”的工作方法。

我以前的工作文化通常聚焦较短的时间范围(最多一至三年)该达到的目标。在这里,我们更关注自己创建的未来,并试图使其持续50年、100年以上。这导致行动较为缓慢,但这种做法有时既具有教育意义,又具有挑战性。

芬兰的儿童教育方法……相比美国(至少与我在美国长大的地方相比),芬兰更加注重促进儿童能以儿童的方式,与周围世界进行有意义的互动。

我们不把成人的教育观念强加给孩子,而是通过探索孩子正在完成的事情,与他们共同参与的人一起帮助他们学习。他们学习如何学习,真的,这是一项随着时间的推移收效倍增的技能。

试图将基于事实的学习强加给可能还未拥有长期记忆的儿童,这种做法非常愚蠢。在这个年龄阶段,社交和批判性思维技能更为重要。在希望通过测试和测量量化进步的地方,这些技能很容易被忽视或低估。

Kide Science团队戴着口罩拍照

今年Kide Science团队被选为*这就是芬兰*的杂志封面照,这也是罗宾逊接触到的第一本关于芬兰的杂志。 图片来源: Kide Science

疫情期间,芬兰的数字解决方案对儿童的学习颇有助益,主要途径为……我认为,早期注重社交和批判性思维技能确实可以帮助孩子做好准备,应对不断变化的环境,并帮助其建立更强大的社交网络。当然,他们对此浑然不知,这一点非常重要。这好比是他们遨游的水域。正因如此,我认为未来几年里,在应对疫情方面,我们将发现芬兰儿童比其他国家的儿童具有更少的并发症或问题。

在科学领域,我们始终致力于令科学无处不在。科学可能出现在您的厨房、学校、后院或公园。孩子们一直在做各种小实验,以了解周围世界的运作方式。我们尽力为他们提供帮助,因为这种学习与他们在科学课堂的学习可能同样有效或富有洞察力。

支持我在芬兰职业发展的组织是……首先,Kide Science的员工真的很棒。萨里·胡儿梅-梅塔拉(Sari Hurme-Mehtälä)和森普萨·库罗宁(Sampsa Kuronen)未经面谈便录用了我。他们将赌注压在一个新来乍到,几乎不会说芬兰语(我在杂货店学会了“谢谢”)的人身上。除了慧眼识珠(哈!)外,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也非常优秀。每天的工作都是一种良性挑战。

此外,我还通过Icebreaker.vc的2020年春季计划以及The Awesome Marketers结识了很多优秀的人,位于赫尔辛基的后者是网上协作平台Slack上所成立的团队,由安娜·博格尼卡(Anna Pogrebniak)运营。我还加入了芬美友好俱乐部Finnish-American Club)董事会,这也是个美妙的经历。

罗宾逊对着镜头拍照。

罗宾逊决心要帮助新创公司可持续性的发展与成长。 图片来源: Grafton Robinson

我帮助初创公司走上可持续发展之路的原因是……我认为,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大约10家大公司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了过度影响,而它们的动机与我们期望的日常生活体验并非总是一致。小企业和初创企业更加重视人们真正需要和从中受益的东西,它们通常更希望对社会产生积极影响。Kide Science就是一个范例——世界上有很多实力雄厚的教育企业,但其中很少采用芬兰的教育方式。不过,芬兰取得了更优异的成绩。

当我们正准备搬到芬兰时,看到芬兰驻伦敦领事馆里的《这就是芬兰》(This Is Finland)杂志令人倍感欣慰!很多初创企业和小型企业似乎赞同我的价值观,看到它们以超乎寻常的方式在杂志中被强调并脱颖而出,实在令人欣慰。

在这本杂志今年的封面上看到Kide Science真的令人欢欣鼓舞。我希望说服其他憧憬芬兰生活的人,通过了解更多关于我们的信息而前来芬兰。

在我居住的赫尔辛基郊区瓦利拉(Vallila),我最喜欢的是……森林物种丰富、近在咫尺。

去年春天一切场所关闭的时候,我和太太每天都会花一个小时或更长时间在森林里散步,只是享受户外活动,并找到解决生活难题的办法。

我们所在的街区分布着各式各样历史悠久的老字号商铺和餐馆,新的商铺和餐馆也不断涌现。每次散步时,我们总能找到想去试试的新餐馆或想去看看的新商店。

草地上的足球

罗宾逊想要再次有机会参与足球赛。 图片来源: Adobe

在芬兰,我最热衷的爱好是……桑拿算爱好吗?如果是,这就是我的主要爱好。我估计自己每周桑拿5个小时以上。我们的猫也喜欢桑拿,这的确是一项家庭活动。

除桑拿外,我利用靠近森林的优势重新开始跑步。我少年时期踢足球,在树林里跑步,所以如今重新开始跑步,至少令人欣慰。作为铁杆球迷,我盼望再次加入足球俱乐部和联赛。

对想搬来这里工作的人,我的建议是……芬兰是绝佳的工作目的地,就是这样。会有一点文化差异,但这种障碍微乎其微。

每当有事刺激或困扰我时,我都会问自己为什么,这个做法不仅在专业上,而且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令我受益无穷。95%的情况下这只是一些我不习惯且不得不适应的东西,而不是真正困扰我的东西。95%的情况下,这是我成长和学习的机会。

此外,开车要注意时速限制。

我的太太和我想在芬兰定居的原因是……我们在这里真的非常开心。

格拉夫顿·罗宾逊在电脑前工作

罗宾逊找到很多乐在芬兰工作与生活的理由。 图片来源: Kide Science

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芬兰每年都被评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我们践行工作生活平衡的生活方式并非毫无意义,重视户外活动给我们带来了巨大好处。与我们以前工作和生活的地方相比,这种变化令人欣喜。

这不是强人所难或自我放纵,而是清楚地认识到,要想快乐,必须拜访朋友和家人,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其他文化虽然也关注这些事情,但或许只是嘴上说说,实际上并未予以重视。关注自己,关注社会,关注环境不容质疑,这些似乎融入了生活的各个方面。

有什么理由不爱芬兰呢?

 

最新新闻

西尔维娅面对镜头拍照
我的芬兰职场故事
我的芬兰职场故事:领导芬兰食品可持续性创新研究的西尔维娅·盖亚尼(Silvia Gaiani)
Trombia街道清扫车
清洁科技和能源
芬兰驱动发展电动交通
手拿菌丝体皮革的人
科学研究
芬兰研究员开发出可持续生产的“蘑菇皮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