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着項鏈的女子看着左方拍照。
 芬蘭珠寶設計里充滿值得探索的故事。 圖片來源: Chao & Eero/Iiro Muttilainen
生活品味/設計

深受自然啟發的芬蘭當代珠寶設計

珠寶工藝需要精細的手工技術以及長時間的投入,芬蘭的珠寶設計師傳承了深厚工藝傳統,以執著的工匠精神,用時間凝結成藝術,將故事融入每一件獨一無二的設計里,佩戴的人也得以延續故事,讓珠寶與人的對話不斷誕生。

凃翠珊

01.06.2021

芬蘭設計一直擁有很高的國際聲譽,它總是將美好融入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從最細微的地方展現人性化的體貼,從家居建築到首飾設計都是如此。

許多芬蘭設計師都曾設計過珠寶並受到國際矚目。經典大師塔皮奧·維爾卡拉Tapio Wirkkala曾設計幾款獨特的項鏈與耳環;設計品牌Aarikka創辦人蓋亞·阿里卡Kaija Aarikka)在1955年為迪奧(Christan Dior)設計四款項鏈;珠寶大師比約恩·維克斯騰(Björn Weckström)的設計項鏈與手鐲則佩戴在電影《星際大戰》的莉亞公主身上。

Carrie Fisher

凱麗·費雪(Carrie Fisher)在星際大戰電影中戴的項鏈,是芬蘭最著名的首飾之一。 圖片來源: Alamy

芬蘭珠寶藝術家常在設計珠寶時,探討人與身邊自然環境的關係。當代首飾使用的材料除了傳統常用的貴金屬外,還包括各種手邊可得的材質,比方紙、塑料、織品等。

比方,Coruu就以設計精美的硅膠珠寶而聲名遠揚,設計的耳環、項鏈和手鐲質地輕盈,觸感柔軟,過敏體質人群也可安心佩戴。AIDA impact使用絲綢和珍珠等優質天然材料,並且強調珠寶品牌的社會影響力。Mine Güngör採用可持續的芬蘭樺木或從歐洲其他地方採購的再生亞克力製作珠寶,並且以佩戴者的角度出發設計。Korus Design則在設計中使用符合道德標準的寶石和再生利用貴金屬。

A woman modelling jewellery

米勒·均格為具有自我意識、厭倦缺乏個性的劣質珠寶的消費者打造個性張揚、絢麗奪目的珠寶。 圖片來源: Mine Güngör/Facebook

有些設計品牌則將各種不同的科技融入設計。去年,Lumoava聯手芬蘭Heart2Save公司打造了一款造型優雅的項鏈,由此名聲大噪。該項鏈可幫助佩戴者監控心律,幾秒鐘內便可在智能手機上顯示人工智能分析結果。

追求精緻手工並持續創新

琪爾絲蒂·蔸卡絲(Kirsti Doukas)是芬蘭最廣為人知的珠寶設計師之一,她過去曾長期擔任《卡勒瓦拉》珠寶的首席設計師,2006年得到芬蘭國家設計大獎,2014年則獲得Pro Finlandia獎牌。

戴着首飾的女性面對鏡頭

對於琪爾絲蒂·蔸卡絲(Kirsti Doukas)來說,首飾有如可以讓人帶着走的迷你藝術品。 圖片來源: GAo ShAn Gallery/Heidi Strengell

她的成功不是偶然,在芬蘭西部農家成長的傳統工事體驗讓她學到,要做任何事,就要腳踏實地做到最好,她也長年一心一意地投注於珠寶設計,甚至曾一天12個小時投入工作,並且持續追求創新與進步。近年來她結合珠寶設計和新技術,打破界線創造兼顧美感與功能的全新穿戴理念。比方她使用尼龍 、紫水晶、檸檬黃水晶和橄欖石,並結合手工鑲嵌和3D 打印的作品《蝴蝶生態之夜》項鏈,既精緻又美麗 。她曾在訪談中說:“首飾有如可以讓人帶着走的迷你藝術品。”

有些珠寶設計師也跨界其它設計領域,並將這樣的特質反映在珠寶設計上,設計師銀妮·派爾南寧(Inni Pärnänen)就是一例。在長期鑽研珠寶設計之外,她也將觸角伸往空間及立體設計,因此她的設計珠寶藝術中,常可看到強調三度空間與幾何圖形的設計,其中一件極受歡迎的作品是《夏》花牆。

Inni Pärnänen作品夏花牆

設計師銀妮·派爾南寧(Inni Pärnänen)的作品夏花牆極為引人注目。 圖片來源: GAo ShAn gallery

她使用環保樺木膠合板,將五邊形的樺木花互鎖組成不同形狀,賦予更多使用上的可能性,既可隔斷室內空間,也可以作為藝術裝飾。她在訪談中說:“觀察材料或形式尺寸,用作首飾或用作牆上裝飾有何不同與變化是件有趣的事…設計過程中,好奇心也是好的夥伴。”

將故事融入每件獨一無二的珠寶

每個珠寶藝術品都是生命的故事,對設計藝術家馬迪·瑪特森(Matti Mattsson)來說,材質本身已經充滿故事。他從1970年代起,就開始將通過不同旅程來到手邊的廢棄材料變身首飾或藝術品,鍋蓋可以變成牆上的時鐘,羽毛變成指針,每箇舊物品都有故事,而他發揮無限的想象力,用幽默的方式賦予物件新生命。

他的作品也散發出自在緩慢的氣息,一如他曾說過的:“緩慢其實也是快,如果急迫地做工,可能反而會不斷地在同一個地方一做再做。”他的工作室對外開放,歡迎人們將回收的物品拿去讓他重新創作出新氣象。他也被選為2020芬蘭年度珠寶藝術家

拿着項鏈的手

哈利·徐亞能(Harri Syrjänen)的作品帶有幽默感。 圖片來源: GAo ShAn gallery/Heidi Strengell

哈利·徐亞能(Harri Syrjänen)自稱為藝術手工工匠,因為他的創作不限材質,既設計不同材料的珠寶,也使用皮件,他擅長將故事融入創作中,作品中常見動物形象並深具幽默感,他常根據材質的特質出發設計,並將對大自然的思考融入其中。他用烏木和銀設計的《蜜蜂翅膀》系列就入圍“芬蘭2021年首飾”決選

戴着耳環與項鏈的女性對鏡頭拍照

對黒莉·高哈能(Heli Kauhanen)來說,大自然的風、光線、和動作都是靈感源泉。 圖片來源: GAo ShAn gallery/Heidi Strengell

設計師黒莉·高哈能(Heli Kauhanen)創作理念是追求可持續性的高水平作品,並將美麗帶進日常生活。她最常使用的材質是銀飾、石頭、鈦、和玻璃,偶爾也添加一點奢華的寶石元素。對她而言,大自然的風、光線、和動作都是靈感源泉,故事也是:“具有啟發性的故事、知道珠寶能為佩戴的人帶來新的故事,都能為我帶來靈感。我也希望我的珠寶品質,可以像媽媽傳給女兒那樣一代傳一代。”

她的客戶群也延伸到芬蘭總統府,曾在芬蘭建國百年時,受邀為總統府設計珠寶,其設計項鏈由芬蘭第一夫人葉妮·郝季沃(Jenni Haukio在芬蘭誕辰 100 周年的晚宴上佩戴。 

深受自然啟發的巧奪天工

芬蘭四季鮮明又瞬息萬變的大自然,常成為設計師創作的靈感源泉,2005年成立的雙人品牌Chao & Eero是其中一例。郭昭賢(Chao-Hsien Kuo 與艾羅·辛薩寧(Eero Hintsanen的作品都深受自然影響,卻衍生出截然不同的風格,一個宛若芬蘭溫暖的夏花,另一個則猶如堅韌刺骨的寒冬。

一個充滿獨特表現風格的戒指

郭昭賢Chao的作品充滿女性細緻之美,每個季節都為她帶來無限靈感。 圖片來源: Chao & Eero/Chao-Hsien Kuo

Chao的作品充滿女性細緻之美,每個季節都為她帶來無限靈感,讓她想透過作品表達日常生活中的簡單快樂,每一件看來輕盈自然的作品,都是她用傳統技法,投入時間細工雕琢出來的成果。“我的創作過程始於與自然相遇的那一剎那,接着就開始了一段尋找的旅程,思考如何用珠寶捕捉並表現那個獨特的時刻。”她也曾是芬蘭知名品牌Lapponia聘用的第一位女性設計師。

在臉上戴着珠寶的女性

用風格大膽來形容艾羅·辛薩寧(Eero Hintsanen)的作品點出的只是冰山一角,他有相當多打破疆界又讓人驚艷的作品。 圖片來源: Chao & Eero/Lari Heikkilä

相對的,生長於芬蘭自然鄉間的Eero作品則表現大自然的原始力量,風格大膽直接,並且深受古老神秘傳說的啟發,他說:“我想要不斷挑戰銀飾設計的界限。” Eero也擅長用獨具風格的設計語言,以人體結構為靈感創作珠寶藝術,比方他的作品《脊椎》項鏈就被芬蘭名歌手雪蘭·阿爾托(Saara Aalto佩戴參加2018年的歐洲歌唱大賽。他不畏於重新詮釋傳統並打破疆界的風格,也為他贏得了“芬蘭2019年度金匠”的獎項。

用自然或回收材質創造的可持續性珠寶設計

很多芬蘭的藝術珠寶設計師,都用自然材質變幻出各種驚奇的美好設計。亞娜·敘瓦娜亞Janna Syvänoja)從數百張極薄的紙,創作出透光並帶有雕塑感的作品,既適合作裝飾,也適合隨身佩戴。比方她在自家附近散步時撿回來的加拿大百頰黑雁的羽毛,就被她做成大型裝飾藝術。她自述創作過程是與材質的自然紋理深深結合的:“當材質上特定的形狀與元素開始跟隨彼此,並在我手中找到節奏與韻律,奇蹟就誕生了。”她的作品已被收藏於全球30個博物館中,並曾獲得瑞典的尤金王子(Prince Eugene Medal)獎項。

拿着紙制首飾的手

亞娜·敘瓦娜亞(Janna Syvänoja)從數百張極薄的紙,創作出透光並帶有雕塑感的作品。 圖片來源: GAo ShAn gallery

另一位設計師愛諾·法雯Aino Favén)常在作品中講自然的故事,並擅於將廢棄的塑料手套和塑料袋化身藝術及珠寶作品,用可回收塑料瓶和靛藍染色絲紗創作的作品《藍色》是其中一例。她描述選擇使用廢棄塑料做材質的原因:“這不只是為了回收與環保,事實上,我也喜歡塑料的材質特性以及它的表現力。”

戴着項鏈拍照的女子

藝術家維貝克·潘迪克(Wiebke Pandiko)用非傳統的材質創作珠寶。 圖片來源: GAo ShAn Gallery/Heidi Strengell

藝術家維貝克·潘迪克(Wiebke Pandiko 則結合來自海洋的漂流木,和用塑料袋製成的白色花朵,創作出一系列形似各種不同草本植物的木質項鏈,比方名為“旱金蓮系列“的永生花項鏈。

芬蘭當代珠寶設計走向世界

芬蘭也有一些組織與團體,協助推動藝術首飾走向國際,芬蘭珠寶藝術協會(The Finnish Jewellery Art Association)從2005年起開始為芬蘭的設計珠寶藝術家舉辦展覽活動,今年十月並將迎來(KORU7)第七屆國際當代珠寶設計三年展(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jewellery triennal)。

KORU5 exhibition space

KORU7 將在2021年10月舉辦,包括展覽、研討會、與工作坊。 圖片來源: KORU7/Facebook

2018年,鑽研芬蘭藝術珠寶設計多年的視覺設計師丁怡(Ding Yi則在赫爾辛基設計博物館的對面成立芬蘭第一間專門展示珠寶藝術設計的《高山》(GAo ShAn)藝廊,她與芬蘭珠寶藝術協會合作,首次把18位芬蘭設計師的珠寶藝術作品,帶進本屆《設計上海》(Design Shanghai)的展場。

戴着項鏈的女子

芬蘭當代珠寶設計將首次在六月初的《設計上海》現場展出。 圖片來源: GAo ShAn gallery/Heidi Strengell

她在定居芬蘭之前曾在倫敦學習過時尚策展,並將這樣的背景融入藝廊的創立中:“我想通過自己多文化的背景和一個“外來人口”的視角將感興趣的這部分芬蘭手工文化進行一個實踐研究,並且展示延續推廣芬蘭手工藝術,這是開設這個芬蘭當代首飾畫廊的初衷,”她說道,“”希望藉由這個專精於芬蘭當代首飾設計的藝廊,給予更多年輕首飾設計師藝術家一個交流的平台,讓芬蘭本地人與國際都更能看到這些珍貴的手工藝術設計品。”

最新新聞

夜間摩天大樓背景下藍色燈光的延時照片。
科技
芬蘭幫助世界發現人工智能的無限可能
蒂亞加拉然在鏡頭前擺姿勢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
我的芬蘭職場生活 – 資深計算機視覺科學家蒂亞加拉然(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
社會
夏日假期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