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提供良好的工作與生活平衡。”

 了解關於蒂亞加拉然的更多信息 via LinkedIn, Instagram and Twitter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

我的芬蘭職場生活 – 資深計算機視覺科學家蒂亞加拉然(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

蒂亞加拉然·馬尼哈蒂·博揚(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印度
資深計算機視覺科學家

來自印度的蒂亞加拉然(Thiyagarajan)曾獲得伊拉斯謨+顏色科學聯合碩士學位課程的全額獎學金,並在法國和西班牙留學,在那裡他更深入研究了計算機視覺的概念且深感興趣,因此決定在第二年去東芬蘭大學(UEF)學習該課程。

“攝像是計算機視覺的核心,而東芬蘭大學擁有最先進的光譜成像攝像系統,所以我真的很想進入實驗室練習,”他回憶道,

“與其他國家相比,我真的非常喜歡芬蘭的教育制度。它不但靈活,而且自由,使我能夠專註於真正想做的事情。”

在東芬蘭大學學習期間,他了解到一種可以跟蹤人眼球運動的頭戴設備。這對他來說太有吸引力了,他想立即加入那個研究小組。

從那時開始,隨着蒂亞加拉然的興趣不斷增長,他的職業機會也隨之增加。

戴着VR護目鏡的蒂亞加拉然

蒂亞加拉然不斷拓展其計算機視覺事業的視野。 圖片來源: 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

我是怎麼得到現在這份工作的……我是東芬蘭大學的一名學生,後來為了實習,我加入了位於赫爾辛基的Varjo Technologies公司。我致力於為虛擬和混合現實頭戴設備開發最佳攝像機技術。現在,我成為Revieve公司的高級計算機視覺科學家,負責為化妝品保健產品開發計算機視覺應用。這款計算機視覺應用可以檢測圖像中人的面部特徵、頭髮和皮膚特性。該應用可以通過分析圖片,為用戶推薦合適的產品。

最能準確形容芬蘭工作方式的單詞是……hiljainen”(安靜)。芬蘭人被稱為沉默寡言的人。他們說話相對較少,當他們要說某件事時,他們會用一句話結束。在會議和討論過程中,我意識到長時間的停頓(或沉默)是很正常的。

在芬蘭呆了幾年後,我依然只會基本的芬蘭語。但另一方面,我想指出的是:“語言不是障礙,它只是一種交流信息的媒介”。工作時間主要說英語。但是,了解和理解這門語言會讓你的生活變得更加容易。

計算機視覺是……科技行業的一個熱門領域。大多數應用都是基於圖像和視頻構建的。目前,機器學習/深度學習正在超越傳統方法。目標檢測、分類、分割、轉換和生成的過程對不同行業中的重要性越來越大,例如讓自己沉浸在混合現實中進行皮膚癌檢測。只需一個相關圖像/視頻便可實現這點,這就是計算機視覺。

蒂亞加拉然在森林裡微笑

自從搬到芬蘭後,蒂亞加拉然真的很喜歡芬蘭的自然環境。 圖片來源: 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

與美國、加拿大或瑞士相比,芬蘭從事計算機視覺的公司屈指可數。攝像機、ISP及其相關公司大多位於坦佩雷地區,在赫爾辛基,有幾家從事計算機視覺的初創公司,其規模每年都在增長。

與我曾經工作過的其他國家相比,芬蘭工作生活的主要區別是……芬蘭提供良好的工作與生活平衡,人們在辦公室工作的時間並不長,他們能更好地管理時間。我們也可以稱之為lagom ,即不太少,不太多,恰到好處。這是一種平衡生活的哲學和方法。由於芬蘭人比較害羞,除了會議之外,大多數交流都在數字媒體上進行。在新冠疫情爆發前就已如此。這就是事實。最後但同樣重要的是:“責任”。當有任務時,我們有充分的自由選擇並決定適合產品的內容。

我目前是在國際環境中工作,這意味着……人們來自世界各地,但我們通過數字相互連接。我堅信,文化不同,大家的工作方式也不一樣,所以每位成員在討論時提出的論點也會略有不同。這會讓產品變得更好。

西裝革履的蒂亞加拉然

蒂亞加拉然認為,芬蘭教育的靈活性和自由度意味着他可以專註於真正感興趣的事情。 圖片來源: 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

我這份工作最好的地方就是……我可以自由構建並使用自己首選的工具來開發應用。對我目前的工作而言,靈活的工作時間也是一種很棒的奢侈。最後,在疫情爆發期間,我實際上是在尋找一份遠程工作,我很喜歡Revieve公司提供的完全遠程工作。

在埃斯波郊區的Matinkylä生活,我最喜歡的是……在需要休息的時候,我真的很喜歡去海灘放鬆一下。我愛埃斯波。

在芬蘭,我最熱衷的愛好是……花時間在戶外騎自行車,去國家森林採摘漿果。哦……如果你有機會在森林裡品嘗野生草莓,那就去吧。這是我吃過的最甜的東西!來到芬蘭後,我開始非常熱愛大自然。

戴着VR護目鏡的蒂亞加拉然

蒂亞加拉然非常享受並珍視在芬蘭工作生活的靈活性。 圖片來源: 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

支持我在芬蘭職業發展的組織是……首先是Varjo公司。我真的非常尊重Varjo和它的團隊。我可能對Varjo的貢獻不是很多,但我確實學到許多計算機視覺、相機技術和建立公司方面的知識,Varjo剛開始只是家擁有7名成員的小型初創公司,目前人數已經超過150人。那是一次美妙的經歷。

另一方面,Revieve公司提供所有選擇和工作的自由,這對產品來說是正確的。這家公司允許我通過深度學習的方法進行大量實驗,以解決傳統的計算機視覺問題。Revieve允許我探索最先進的人工智能領域,並在此基礎上構建應用。

我適應芬蘭工作生活時遇到和克服的挑戰……我適應工作生活方面沒有任何問題,我真的很享受。人們在各個方面都在幫助我們。

最新新聞

西爾維婭面對鏡頭拍照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領導芬蘭食品可持續性創新研究的西爾維婭·蓋亞尼(Silvia Gaiani)
Trombia街道清掃車
清潔科技和能源
芬蘭驅動發展電動交通
手拿菌絲體皮革的人
科學研究
芬蘭研究員開發出可持續生產的“蘑菇皮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