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提供良好的工作与生活平衡。”

 了解关于蒂亚加拉然的更多信息 via LinkedIn, Instagram and Twitter
我的芬兰职场故事

我的芬兰职场生活 – 资深计算机视觉科学家蒂亚加拉然(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

蒂亚加拉然·马尼哈蒂·博扬(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印度
资深计算机视觉科学家

来自印度的蒂亚加拉然(Thiyagarajan)曾获得伊拉斯谟+颜色科学联合硕士学位课程的全额奖学金,并在法国和西班牙留学,在那里他更深入研究了计算机视觉的概念且深感兴趣,因此决定在第二年去东芬兰大学(UEF)学习该课程。

“摄像是计算机视觉的核心,而东芬兰大学拥有最先进的光谱成像摄像系统,所以我真的很想进入实验室练习,”他回忆道,

“与其他国家相比,我真的非常喜欢芬兰的教育制度。它不但灵活,而且自由,使我能够专注于真正想做的事情。”

在东芬兰大学学习期间,他了解到一种可以跟踪人眼球运动的头戴设备。这对他来说太有吸引力了,他想立即加入那个研究小组。

从那时开始,随着蒂亚加拉然的兴趣不断增长,他的职业机会也随之增加。

戴着VR护目镜的蒂亚加拉然

蒂亚加拉然不断拓展其计算机视觉事业的视野。 图片来源: 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

我是怎么得到现在这份工作的……我是东芬兰大学的一名学生,后来为了实习,我加入了位于赫尔辛基的Varjo Technologies公司。我致力于为虚拟和混合现实头戴设备开发最佳摄像机技术。现在,我成为Revieve公司的高级计算机视觉科学家,负责为化妆品保健产品开发计算机视觉应用。这款计算机视觉应用可以检测图像中人的面部特征、头发和皮肤特性。该应用可以通过分析图片,为用户推荐合适的产品。

最能准确形容芬兰工作方式的单词是……hiljainen”(安静)。芬兰人被称为沉默寡言的人。他们说话相对较少,当他们要说某件事时,他们会用一句话结束。在会议和讨论过程中,我意识到长时间的停顿(或沉默)是很正常的。

在芬兰呆了几年后,我依然只会基本的芬兰语。但另一方面,我想指出的是:“语言不是障碍,它只是一种交流信息的媒介”。工作时间主要说英语。但是,了解和理解这门语言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加容易。

计算机视觉是……科技行业的一个热门领域。大多数应用都是基于图像和视频构建的。目前,机器学习/深度学习正在超越传统方法。目标检测、分类、分割、转换和生成的过程对不同行业中的重要性越来越大,例如让自己沉浸在混合现实中进行皮肤癌检测。只需一个相关图像/视频便可实现这点,这就是计算机视觉。

蒂亚加拉然在森林里微笑

自从搬到芬兰后,蒂亚加拉然真的很喜欢芬兰的自然环境。 图片来源: 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

与美国、加拿大或瑞士相比,芬兰从事计算机视觉的公司屈指可数。摄像机、ISP及其相关公司大多位于坦佩雷地区,在赫尔辛基,有几家从事计算机视觉的初创公司,其规模每年都在增长。

与我曾经工作过的其他国家相比,芬兰工作生活的主要区别是……芬兰提供良好的工作与生活平衡,人们在办公室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他们能更好地管理时间。我们也可以称之为lagom ,即不太少,不太多,恰到好处。这是一种平衡生活的哲学和方法。由于芬兰人比较害羞,除了会议之外,大多数交流都在数字媒体上进行。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就已如此。这就是事实。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责任”。当有任务时,我们有充分的自由选择并决定适合产品的内容。

我目前是在国际环境中工作,这意味着……人们来自世界各地,但我们通过数字相互连接。我坚信,文化不同,大家的工作方式也不一样,所以每位成员在讨论时提出的论点也会略有不同。这会让产品变得更好。

西装革履的蒂亚加拉然

蒂亚加拉然认为,芬兰教育的灵活性和自由度意味着他可以专注于真正感兴趣的事情。 图片来源: 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

我这份工作最好的地方就是……我可以自由构建并使用自己首选的工具来开发应用。对我目前的工作而言,灵活的工作时间也是一种很棒的奢侈。最后,在疫情爆发期间,我实际上是在寻找一份远程工作,我很喜欢Revieve公司提供的完全远程工作。

在埃斯波郊区的Matinkylä生活,我最喜欢的是……在需要休息的时候,我真的很喜欢去海滩放松一下。我爱埃斯波。

在芬兰,我最热衷的爱好是……花时间在户外骑自行车,去国家森林采摘浆果。哦……如果你有机会在森林里品尝野生草莓,那就去吧。这是我吃过的最甜的东西!来到芬兰后,我开始非常热爱大自然。

戴着VR护目镜的蒂亚加拉然

蒂亚加拉然非常享受并珍视在芬兰工作生活的灵活性。 图片来源: Thiyagarajan Manihatty Bojan

支持我在芬兰职业发展的组织是……首先是Varjo公司。我真的非常尊重Varjo和它的团队。我可能对Varjo的贡献不是很多,但我确实学到许多计算机视觉、相机技术和建立公司方面的知识,Varjo刚开始只是家拥有7名成员的小型初创公司,目前人数已经超过150人。那是一次美妙的经历。

另一方面,Revieve公司提供所有选择和工作的自由,这对产品来说是正确的。这家公司允许我通过深度学习的方法进行大量实验,以解决传统的计算机视觉问题。Revieve允许我探索最先进的人工智能领域,并在此基础上构建应用。

我适应芬兰工作生活时遇到和克服的挑战……我适应工作生活方面没有任何问题,我真的很享受。人们在各个方面都在帮助我们。

最新新闻

西尔维娅面对镜头拍照
我的芬兰职场故事
我的芬兰职场故事:领导芬兰食品可持续性创新研究的西尔维娅·盖亚尼(Silvia Gaiani)
Trombia街道清扫车
清洁科技和能源
芬兰驱动发展电动交通
手拿菌丝体皮革的人
科学研究
芬兰研究员开发出可持续生产的“蘑菇皮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