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是你能夠見證夢想成真的地方。”

 了解關於西爾維婭的更多信息via LinkedIn 圖片來源: Nina Harjunpää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領導芬蘭食品可持續性創新研究的西爾維婭·蓋亞尼(Silvia Gaiani)

西爾維婭·蓋亞尼(SILVIA GAIANI), 意大利
高級研究員 (林業和農業)

來自意大利博洛尼亞的西爾維婭·蓋亞尼(Silvia Gaiani)形容自己是一個拉着手提箱的博洛尼亞人——她經常旅行,骨子裡有着波希米亞人和吉普賽人的流浪天性。搬到芬蘭之前,她曾在世界各地的許多國際組織和大學工作,包括在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擔任顧問。

二十年前,只因為想學一個具有異國情調的語言,西爾維婭在博洛尼亞大學選擇了一堂芬蘭語課程。後來,她從意大利搬到約恩蘇(Joensuu)進行博士後研究,卻在研究結束後不得不離開芬蘭。許多年後,在得知塞伊奈約基(Seinäjoki)發布一個夢寐以求的職位空缺後,她重回芬蘭,負責帶領位於芬蘭南博騰區的創新研究,主題是芬蘭可持續食品創新與創業生態系統。

我之所以來芬蘭,是因為……我與芬蘭的(愛情)故事很長很長。

大約20年前,我開始在博洛尼亞大學學習芬蘭語。當時芬蘭語課程上只有3名學生,這很有趣。我想學一門新的語言,我覺得芬蘭語聽起來富有異國腔調,所以想試一下。我對芬蘭的認知是馴鹿之鄉、聖誕老人的故鄉,這裡的天空中會出現絢爛的北極光美景(每次想到過去的自己有多無知時,我都會不禁一笑!)。

一個站在講台上演講的人,用投影片呈現演講大要。

2021年8月,西爾維婭在塞伊奈約基大學聯盟演講,講題是芬蘭南博騰區可持續性食品系統的創業與創新。 圖片來源: Facebook / Ruralia Institute

我參加過兩次芬蘭語考試,我熱愛芬蘭語,但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裡荒廢了。後來我看到意大利外交部發布廣告,將為願意前往芬蘭從事研究工作的博士後研究員提供獎學金。這則廣告引起了我的興趣,但當時我和芬蘭的大學沒有任何聯繫,於是我研究了一些網上資料,並向一位教授(埃爾基·蘇蒂寧Erkki Sutinen)發了電郵,當時他正在約恩蘇進行關於信息和通信技術促進發展的研究。他回復了我的電郵,我最終進入東芬蘭大學做博士後研究員(當時還是約恩蘇大學)。從過去到現在,埃爾基給我的印象是才華橫溢、聰明熱情,他教會了我很多知識,包括關於芬蘭的知識。因此,我深深地愛上了這個國家,愛上了芬蘭的美食(卡累利阿派和芬蘭麵包奶酪是我的心頭好)、蓊蓊鬱郁的森林和靜謐怡人的環境、芬蘭人隨心隨性的生活方式。

研究期滿後,我不得不返回意大利,難過之情無以言表。我暗自發誓,假以時日,我一定要重回芬蘭。

今年1月,機會出現了。經過遴選,我被提名為塞伊奈約基農村研究所(Ruralia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對我來說,就如同夢想成真!

在我目前的研究工作中,我最喜歡的是……目前,我在隸屬於赫爾辛基大學的農村研究所負責一個為期五年的研究課題,主題是“通過食品創新和創業邁向可持續轉型”。我重點研究南博滕區(South Ostrobothnia),當地有110多家食品公司,其中一些是名副其實的食品巨頭(例如蔚優Valio阿特睿Atria阿勒提亞Altia),但大多數只是僱傭1到4人的家庭作坊式小型食品公司。南博滕區號稱芬蘭的食品之省。目前,該地區大力鼓勵創業,推行新商業模式,實施新政策,發展勢頭如火如荼。但當地公司也面臨著諸多挑戰,包括生產成本高企、國際化水平低、公司之間缺乏溝通交流。我的研究課題非常有趣:正好呼應了當下南博滕區正在經歷的一個新“發展”階段,當地想方設法提高競爭力,同時加快開放創新,着力扶持食品行業。

天空和田野中生長的燕麥

根據南博騰省議會,這塊區域對於芬蘭在食品科技發展和食物安全供給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南博騰區也是芬蘭食品產業的重要據點。 圖片來源: Nina Harjunpää

能夠有機會通過我的研究活動參與到這樣一個重要的歷史時期,並為之貢獻一己之力,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足以令人着迷。

事實上,在這五年里,我應該為該地區帶來實實在在的成果,並積極支持當地食品公司提升可持續發展水平,強化創新精神,增強復原力。

而薩米·庫爾基(Sami Kurki),農村研究所的總監,選擇了我擔任這一職位,我還記得薩米打電話給我說:“如果你還對這份工作感興趣,它就是你的了!”聽了這番話,我感到榮幸之至。

與我曾經工作過的其他國家相比,芬蘭工作生活的主要不同之處是……對我來說,芬蘭不僅提供最好的工作環境,而且是舉家定居、享受愜意生活的首選目的國。芬蘭在《全球幸福指數報告》中名列榜首,該報告根據預期壽命、社會支持和腐敗等因素,對156個國家的幸福程度進行了排名,而我完全能體會芬蘭為何名列榜首。人們從生活中瑣碎、私人的事情里找到快樂,從生活中獲取最美好的東西,享受完善的福利制度和高效的政策。

芬蘭還是一個非常安全的國家,我不記得有多少次忘記把手機或錢包放在哪了,但最後總能找到!處處都有自然美景,工作環境極佳。總體而言,芬蘭的工作環境具有淡化層級差異、員工高度自主管理、注重平等與合作的特點。

一群手持鮮花的人

西爾維婭與她在南博滕區大學網絡(Epanet)的研究員同事們在演講後合照。 圖片來源: Nina Harjunpää

當然,與南歐國家相比,芬蘭的工資水平更高,民眾享有家庭福利,員工有權在子女生病時休假,和長產假等福利。

話雖如此,首先打動我的,是農村研究所的工作環境。我感到自己是大家庭的一份子,家庭成員相互支持,彼此鼓勵。在這個大家庭里,我能夠從事夢想中的工作,同時有機會成長和學習。我喜歡與總監每周開會,與同事一起享受悠閑片刻的咖啡時間,倚賴優秀的同事組成的人脈網絡。

如果對比約恩蘇和塞伊奈約基,說實話,我沒發現很大不同。我曾經聽說南博滕區的人有點兒封閉和保守,但我遇到的人無不熱情友好、思想開明。儘管我的芬蘭語很差,但我遇到的每一個人都儘力理解我,幫助我,接納我。

國際人才可以給芬蘭職場帶來的品質是……芬蘭沒有接待國際移民的悠久歷史。據我所知,芬蘭各界正在就是否需要吸引更多勞動力乃至更多人才展開激烈討論。我認為職業移民能夠改善芬蘭的就業狀況,帶動經濟增長,彌補勞動力不足和人口老齡化問題。另一方面,移民將在芬蘭職場工作的過程中獲益良多。

一個坐在桌前對着麥克風講話的人

在搬到芬蘭之前,西爾維婭在很多世界各國的國際組織,大學,包括在包括在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擔任顧問。 圖片來源: Giuseppe Carotenuto / FAO

預計在未來,我們將看到越來越多的芬蘭公司由外國人與芬蘭人合作經營,更多人選擇異族通婚/跨國婚姻,更多人願意遷居芬蘭。不得不說,我在芬蘭工作期間遇到的許多外國人中,目前沒有一個人回國。

芬蘭在可持續食品系統轉型方面的優勢……巨大。芬蘭在政策和立法方面走在前列:例如,芬蘭是全球唯一發起2035年國家食品研究任務的國家。芬蘭的食品系統以可持續、靈活、有競爭力的食品和飼料生產為基礎。芬蘭扮演先行者角色,在研究、創新和新的工作方法方面開展試點,旨在建立可持續的食品系統。

一群坐在桌前的人,他們背後有大的投影片熒幕

已在塞伊奈約基舉辦多年的 芬蘭食品商業會議(Food Business Summit)已吸引了許多在食品工業的創業家,研究員,和發展組織參加。 圖片來源: Into Seinäjoki

根據芬蘭創新生態系統協議,塞伊奈約基將在未來幾年內推進食品生態系統的可持續再生和食品行業的智能再生。

我的夢想之一是,伴隨着可持續食品轉型,人們對芬蘭美食文化和推廣芬蘭美食的興趣也會與日俱增。如果真是如此,芬蘭未來或將登上美食界的霸主地位!

對想搬來這裡工作的人,我的建議是……帶上一些保暖的衣服,做到有備無患,並開放心胸接受驚奇的新事物。芬蘭是你能夠見證夢想成真的地方。

關於塞伊奈約基/南博滕區,我最喜歡的是……我喜歡塞伊奈約基的一點是,這座城市提供優質服務並舉辦豐富多彩的親子活動。我喜歡大廣場上的農夫市集,也喜歡在阿爾瓦·阿爾托(Alvar Aalto)打造的圖書館裡消磨時間。阿爾托肯定在這座城市留下了屬於自己的印記。

支持我在芬蘭開展研究工作的組織是……塞伊奈約基沒有大學,因此具有一段非常獨特的“學術”歷史。1960年,南博滕區大學協會在該地區成立,以提供大學層次的教育(主要是暑期學校),並促進南博滕區高等教育政策領域的研究工作、發展與合作。1999年成立了南博滕區大學網絡(Epanet),目的是就南博滕區所需要的學科,組建高層次研究小組,包括福利和創意、智能技術、可持續食品解決方案、創業和增長等項目。

一條河流與河邊的辦公建築群

西爾維婭的辦公室位於FRAMI, 這是塞伊奈約基最大的辦公室與集會建築群,許多當地的學術單位,研究中心,和區域發展公司辦公室都在這裡。 圖片來源: Nina Harjunpää

我擔任EPANET教授職位,資金贊助來源包括赫爾辛基大學,以及南博滕區一些市鎮和食品公司,包括蔚優和阿特睿。我的研究方向是該地區的食品、可持續發展和創新。

在我看來,塞伊奈約基大學聯盟是一個獨具特色的成功機制,能夠增強當地學術界的實力,並在學者與地區經濟之間建立聯繫。我喜歡的另一點是,在塞伊奈約基建立的校區充滿活力:該校區在大學、企業和公共機構之間牽線搭橋,精彩紛呈的活動輪番登場,建立人脈的機會應接不暇!

在芬蘭,我最熱衷的愛好是……我喜歡走進森林,採摘蘑菇和漿果。我特別喜歡這裡的人性化規定:走進戶外大自然採摘漿果是每個人的權利,不需經由地主的同意。

拿着一杯藍莓的手

採集森林裡的自然漿果是西爾維婭喜愛的日常生活嗜好,這也是許多芬蘭人的休閑活動。 圖片來源: Harri Tarvainen / Visit Finland

我也喜歡長途騎自行車(在意大利,你每次跳上自行車後都將冒着生命危險),洗桑拿,然後在冰凍湖泊中縱情戲水。但我沒有選擇任何芬蘭人擅長的極限運動:我沒參加過北部城鎮佩爾科森涅米(Pelkosenniemi)的拍蚊子比賽,也沒參加過空氣吉他錦標賽

最新新聞

伊蘭蒂面對鏡頭的照片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物聯網初創企業CEO伊蘭蒂
終身學習的插畫圖
竹幼婷 X 芬蘭創新商業資訊
芬蘭人的終身學習 – 竹幼婷 X 芬蘭創新商業資訊 視頻系列12
兒童音樂元素拼圖
竹幼婷 X 芬蘭創新商業資訊
芬蘭兒童音樂教育 – 竹幼婷 X 芬蘭創新商業資訊 視頻系列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