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的電池研究工作群體就像是一個快樂的大家庭。"

 想跟認識班嗎?可以前往他的社交網絡 LinkedIn, Instagram and Twitter 圖片來源: Ben Wilson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 找到重要科研職位、又享受佛系生活的科學家班·威爾森(Ben Wilson)

班·威爾森 (Ben Wilson),英國
在職科學家,專攻原材料、冶金和電氣化學領域的研究。

24.02.2021

2007年,班·威爾森(Ben Wilson)充滿熱情地加入歐盟NEST項目,因而來到了芬蘭。之前,班在歐洲其他城市也曾居住過,最終選擇在芬蘭定居,並為自己創造了新生活和職業——一開始是研究員,現在則是一名在職科學家。他的日常工作都是和原材料、冶金和電氣化學打交道,參與芬蘭的國家協調工作,努力使其成為歐洲領先的電池重鎮。

然而芬蘭的生活當然不僅僅只是工作。班有兩大愛好,一是學會了滑雪,二是成了正蓬勃發展的芬蘭精釀啤酒鑒賞家。在這裡生活,他最喜歡芬蘭的夏天,因為夏天有充足的光,也有濃郁豐富的大自然色彩。

我是怎麼找到現在的工作的——我當時正在阿爾託大學化學工程學院當高級研究員,看到有個在職科學家的招聘廣告,就想我應該申請。作為一名阿爾托研究員,我當時已經參與了各種不同的研究課題,有纖維素金屬氧化電熱材料和微乳劑,還參與了一個有關電池金屬的環保和循環經濟的重要項目。所以我應該說是經驗豐富了!這個職位要求有能力應對各種化學陣列和與材料相關的挑戰,而幸運的是,這正是自從我學校畢業後在歐洲幾個研究工作中所積累的知識,此時證明了其珍貴的價值。所以2017年,我幸運地獲得了這份工作。

班在研討會中演說

班對他的國際化工作環境很享受,他的同事來自世界各地,有歐洲、南非和美國。 圖片來源: Ben Wilson

最能形容在芬蘭工作體會的芬蘭語是——luottamus(信任)。在芬蘭,人們對你有高度的信任感,相信你會竭盡全力把工作做得最好。但與此同時,也相信你如果碰到困難,會尋求幫助和建議來解決問題。

我在芬蘭當研究員的工作體驗——總的來說是非常好的,因為有很多機會發展自己。要麼通過參與需要你專業知識的各種項目,要麼通過許多重要的職業發展規劃,尤其是由僱主安排的這類機會。就我個人來說,是教學和項目管理的技能。

像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樣,在芬蘭,要找到研究經費是非常關鍵的。儘管從表面上看,一開始你會覺得經費的主要官方來源就只有兩個:芬蘭科學院(Academy of Finland)和芬蘭國家商務促進局(Business Finland),如果不算上歐盟的話。但很快,你就會了解到,有很多基金會都接受研究經費申請,不論是要去參加國際會議的小筆數目,還是高水平的、雄心勃勃的戰略性研究計劃所需要的大筆數目。比如我就曾很幸運地申請到了“未來締造者”(Future Makers)項目的經費,是由芬蘭科技行業百年基金會(Technology Industries of Finland Centennial Foundation)以及珍和阿托斯·厄爾科基金會(Jane and Aatos Erkko Foundation)資助的。我用來進行BioPolyMet項目工作,這個項目研究對垃圾的生物精鍊,以此作為金屬防腐蝕塗層的可持續性原料。

班對鏡頭微笑

班認為,芬蘭之所以吸引外國研究人員是因為在這裡的生活質量不僅來自於專業工作,也來自於工作以外的環境。 圖片來源: Ben Wilson

其次,通常國際合作是很多項目申請中不可或缺的元素,芬蘭科學院和芬蘭國家商務促進局都有給國際合作者的資助。我身處芬蘭,卻有幸和歐洲其他地方,甚至相距更遠的同事一起合作,目前就有和南非、美國的合作項目。

芬蘭的職業生活和其他國家的最大不同在於——芬蘭人有辛勤的工作態度,但是氣氛不是那麼正襟危坐。這是因為和其他地方(比如德國)相比,芬蘭沒有嚴格的等級制觀念。這種文化催生平等、多元化和包容性的工作環境,並鼓勵更開放的研究課題討論,而且在每個層面的工作人員都能感受到他們的工作投入會被認真對待。其次,在這裡會強調你對自己的研究負責,允許你開發創新解決方案進行挑戰,而不是等着老闆來指點方向。對我來說,這絕對是全新的改變。我在歐洲其他地方工作的時候,一般都是聽從上面指令,或者按課題分類各司其職的工作方法。

合照的一群公務人士

班說,芬蘭職場沒有嚴格的等級制觀念,這種文化催生平等、多元化和包容性。(此為班和芬蘭國家商務促進局、芬蘭經濟事務和就業局工作人員合影。) 圖片來源: Ben Wilson

芬蘭有望成為歐洲的電池領銜重鎮,那是因為——英國的“巨蟒與聖杯”(Monty Python)喜劇表演團隊有首歌唱到,“芬蘭(幾乎)應有盡有”。芬蘭有極其豐富的主要原材料——鈷、鎳,以及歐洲最大的鋰礦。這裡也有世界領先的材料加工和回收專長。和許多其他國家相比,比如北歐近鄰挪威和瑞典,他們對價值鏈的主要考量是提高電子車的使用量或者歐洲生產的電池量。而芬蘭對電池的整個價值鏈和各種電池化學能源採取的是更長遠的全面性戰略計劃。

這種以循環經濟為基準的態度可以最大程度地發揮並結合芬蘭獨特的電池強項,比如更有持續性的開礦、有附加價值的礦物和金屬加工業;以及利用前體和活性材料、電池組裝建模等技術,最大化地從二手原材料和廢料中還原電池材料。最有代表性的顯著例子就是BAT循環計劃(BATCircle Project),把學術界和行業內的六家大學、研究中心和八家大公司這些利益相關者匯聚在一起,建立起一個電池金屬的循環生態系統。

班手中拿着咖啡杯,對鏡頭微笑

班喜歡芬蘭職場中的高度信任感,相信個人可以竭盡全力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圖片來源: Ben Wilson

這項倡議已經證實了過渡到循環經濟是可以做到的,阿爾託大學也因此參與了歐盟2020年的HELIOS項目,旨在開發和整合創新材料、設計、科技和加工,創造智能型、標準組裝,且容量可伸縮的電池套裝,可廣泛用於電子車。更重要的是,基於這方面的成功,通過歐洲電池戰略行動計劃歐洲電池平台,芬蘭已被“歐洲綠色計劃”選為有關電池計劃和製造方面的領銜角色。

芬蘭的電池研究工作網絡是——就像是在一個快樂的大家庭里工作。在芬蘭,公司和大學之間為了共同大業而互相合作已經是個歷史悠久的傳統了。這個現象近年來才在電池行業產生,因為只有通過共同努力才能一起應對挑戰,這已經是越來越顯而易見的事了。幸運的是,芬蘭的一個優勢是在這裡總是有足夠的發展空間給那些輔助專業領域。比方說,奧盧大學科科拉大學聯盟專長於前體和負極材料,正好和阿爾託大學電池組測試技能相匹配。其他頗具成果的相互合作還有阿爾託大學的火冶水冶團隊和拉彭蘭塔大學的離子交換分離科學家們的合作;阿爾託大學也正在和圖爾庫大學新近成立的材料工程系進行液流電池方面的研究。

湖邊的小船

班喜歡在拉普蘭的小木屋享受夏日的午夜陽光和冬天黑暗的極夜。他和他的芬蘭伴侶經常去那裡休假。 圖片來源: Ben Wilson

芬蘭之所以能吸引外國研究人員的原因是——生活質量不僅來自於專業工作,也來自於工作以外的環境。對我來說,工作環境有很好的資金支持、一流的基礎設施,我所參與的工作很有挑戰性,很有科學意義。除此之外,支持創新和創業的當地文化允許研究成果能夠更直接地運用在日常生活。社會福利比如健保、社會安全和教育系統也都很令人滿意。還有,在這裡的生活和大自然近在咫尺,四季景色變化多端,任何時候都可以很方便地逃離都市環境,去找尋平和和安靜。我和家人既可以就在森林散步,也可以去我們在北方拉普蘭的度假屋享受夏日的午夜陽光或漆黑的冬季風光。

我在芬蘭最享受的愛好是——越野滑雪。我也正在學着鑒賞由芬蘭微型釀酒廠釀製的啤酒。我是英國人,所以不用說啦,以前完全不會滑雪。而現在,雖然我可能還進不了英國奧林匹克滑雪代表團,我的水平已經好到不用大多數時間臉朝下地摔在雪地里了。至於啤酒,我一直就對各種啤酒風格很有興趣,也在比利時和德國生活過一段時間。在過去幾年裡,微型釀酒廠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口味眾多。而我幸運地住在首都附近的埃斯波(Espoo)市,正好是個精釀啤酒製造發展蓬勃的中心。當地就有十家左右釀酒廠,其中兩家離我家沒幾步遠。

我在我的居住地最享受的事情是——相鄰大自然。 我現在住在埃斯波市塔皮奧拉(Tapiola)區,這是芬蘭第一個花園城市,也就是說不論氣候如何,這裡有很多公園和公共場地供人們享受!我最常用的通勤方式是步行穿過幾片草地到辦公室,沒有堵車問題。住在這裡,離赫爾辛基市中心也就15分鐘地鐵的路程,你就可以去很多餐廳、酒吧和很棒的博物館了。

班正在戶外燒烤


班最愛芬蘭夏日裡無窮無盡的光和色彩。 圖片來源: Ben Wilson

幫助支持我職業發展的芬蘭機構有——我的僱主阿爾託大學。他們提供無數個人發展培訓機會,比如領導能力、教學方法,以及最近的多元化和包容性培訓。另外,還有其他基金會提供資金參加會議;像芬蘭國家商務促進局和芬蘭經濟事務和就業部,則提供一些芬蘭以外的國際貿易參訪機會,使我的專業合作網絡得以擴大和提升。沒有他們的支持,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融入芬蘭研究團體的經歷——相對而言很直截了當。我大部分同事都很高興和我說英語,就算有些人一開始有點不好意思開口說,但也都能懂我那一口不那麼標準的英式英語。也許最大的挑戰是保住一個相對長期的研究職位,但這個問題全世界都存在,不是只有芬蘭才有。不管怎麼說,只要你願意變通和適應,有信心在不同領域施展你的知識才能,肯定能在在學術界和行業里找到很多機會。

最新新聞

竹幼婷 X 芬蘭創新商業資訊
竹幼婷 X 芬蘭創新商業資訊 視頻系列5:木頭做的浴缸和禮服
社會
復活節、清明節假期快樂!
竹幼婷 X 芬蘭創新商業資訊
竹幼婷 X 芬蘭創新商業資訊 視頻系列4:免費的芬蘭線上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