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政府正加快工作移民的申請過程,儘快把等待時間縮短為一個月。
芬蘭政府正加快工作移民的申請過程,儘快把等待時間縮短為一個月。 圖片來源: Shutterstock
社會

芬蘭需要更多工作移民,支持可持續性經濟增長

新冠疫情引起的經濟壓力,加強了芬蘭在勞動市場注入外來人才的急迫性,芬蘭需要工作移民以支持企業成長與創新,並保障福利社會的未來。

Aleksi Teivainen

14.10.2020

近日,芬蘭國家廣播公司YLE報道了芬蘭作為一個偏遠工作地點的諸多優勢,足以吸引在歐盟和歐洲經濟共同體國家地區之外的數碼游牧工作者,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期間。人口稀少、新冠疫情相對平穩,是吸引目前從硅谷出走的大量人才的兩大亮點。

首都商務促進局CEO

芬蘭首都商務促進局CEO瑪樂雅-麗莎·尼尼考斯基認為,“國際數碼遊民想去哪兒就去哪兒,並且帶着他們自己的財富。” 圖片來源: Helsinki Business Hub

“孩子的教育、生活和工作平衡、大自然和綠色理念。芬蘭作為一個安全穩定的國家,還被評為最幸福的國家,一直是具有吸引力的。”芬蘭駐洛杉磯總領事史戴范·林斯特朗姆(Stefan Lindström)對芬蘭國家廣播公司說道。

愛沙尼亞、荷蘭和加拿大都已經實施吸引人才的政策,加速申請過程中的官僚程序。芬蘭仍然要求從歐盟和歐洲經濟共同體國家地區以外的移民必須首先受雇於芬蘭公司,然後才能獲得居留權。

“這些人不是來貪圖享受我們的社會福利,這樣的高端人才即刻就會被聘用。他們應該被允許直接搬到芬蘭,”林斯特朗姆繼續說,強調這些數碼遊民的湧入會給芬蘭帶來創新和投資。

“國際數碼游牧工作者想去哪兒就去哪兒,並且帶着他們自己的財富,”芬蘭首都商務促進局(Helsinki Business Hub)的CEO瑪樂雅-麗莎·尼尼考斯基(Marja-Liisa Niinikoski)觀察到, “在這場人才爭奪的遊戲中,我們已經來晚了。這是第一次赫爾辛基作為一個品牌可以超越斯德哥爾摩。”

為什麼芬蘭需要移民人才?

新冠疫情也許滋生了一些令數碼遊民遷徙的潛在機會,但其實芬蘭一直需要吸引有技能的移民。

事實上,根據芬蘭家庭聯盟組織(Family Federation of Finland),將移民凈數量提升一倍應該成為芬蘭的主要人口政策目標之一。

爸爸與孩子

對於技術移民來說,芬蘭慷慨的家庭假期制度和健康的工作生活平衡使之成為具有吸引力的宜居地。 圖片來源: MAIJA ASTIKAINEN / CITY OF HELSINKI

“芬蘭在未來需要經濟供養的人口與勞動人口數量相比明顯增加,人口老化快速,移民可以是解決芬蘭逐漸惡化的人口撫養比的一個辦法,只要這些人主要都是來工作或學習的,”家庭聯盟組織在最新出版的長達230頁報告中如此指出,並列舉了10個目標,以保障未來福利社會,提倡環保可持續性發展,以及具有世界責任心的人口發展。

報告中指出,其中一個目標可以是實施國際人才招聘,為符合特殊條件的專業人士加速移民手續,開展融入社會的一體化服務,並簡化家庭團聚申請程序。

第一步已經展開了。芬蘭政府在最近的預算會議中承諾,將加快工作移民的申請過程,儘快把等待時間縮短為一個月,並且最快將在2021年開啟新條例,為專業人員和初創企業家的工作許可申請開設快速通道。

這樣的措施正是當下芬蘭最需要的。

芬蘭的生育率一直持續在歷史最低水平,儘管也顯示了一些回升跡象,但新冠疫情給公共財政又增加了不少壓力。今年五月,芬蘭退休金聯盟(TELA)透露,新冠疫情引起的股市跌宕,導致芬蘭人和收入有關的退休基金在一月至三月間損失了10%,也就是2百20億歐元。

芬蘭最大的日報《赫爾辛基新聞報》(Helsingin Sanomat)一年前就預警,年輕一代人要交的退休金將大幅上漲,除非增加大量外國移民。預計2050年,芬蘭居民人口為610萬,芬蘭的外國出生移民數必須要達到四分之一才可解決問題。也就是說,芬蘭必須把每年的移民凈數量增加一倍,達到3萬人,才能達到目標。報道是根據芬蘭退休金中心(Finnish Center for Pensions)的數據分析的。

芬蘭應該怎樣輸入更多人才?

芬蘭通用電氣健康保健公司CEO

芬蘭通用電氣健康保健公司CEO厄爾諾·慕蘭朵認為,由於缺乏熟練技能的求職申請人,芬蘭的商業增長已經因此受阻。 圖片來源: Helsinki Business Hub

芬蘭通用電氣健康保健公司(GE Healthcare Finland)是通用電氣健康保健公司的一個分支,在赫爾辛基研發並製造健康科技產品。據其CEO厄爾諾·慕蘭朵(Erno Muuranto)所說,由於缺乏熟練技能的求職申請人,公司在芬蘭的商業增長已經因此受阻。

“比方說,軟件設計方面的人員缺乏就是個挑戰。如果沒有工作移民,根本不可能在合理的時間範圍內找到合適人選。芬蘭應該提升自己在受高等教育移民眼中的吸引力。”慕蘭朵最近在接受芬蘭《商業報》(Kauppalehti)採訪時說道。

他認為重點尤其應該放在那些已經或者打算組建小家庭的熟練專業人員。因為其他家庭成員缺失職業機會是定居芬蘭的一個主要障礙。

儘管過去三十年以來,芬蘭的移民數量已經增長了三倍,但和其他北歐國家相比,其移民政策有顯著不同。根據芬蘭商會的領銜經濟學家茂里·高達馬基(Mauri Kotamäki)表示,“在移民問題上,芬蘭一直處於被動的旁觀者地位,甚至有時候更糟,是工作移民的阻力。”他在芬蘭家庭聯盟組織的報道中如此寫道。

高達馬基指出,當移民作為一種大現象來討論時,幾乎所有的移民最終都應該是工作移民。

“不管移民的原因是什麼,所有處於工作年齡的移民都應該以在開放的勞動市場找到工作為目標,就和本地出生的居民一樣,”他說明,要強調“生產率,創業和創新”這幾點,才能有所成效。

工作團隊

芬蘭將在2021年開啟新條例,為專業人員和初創企業家的工作許可申請開設快速通道。 圖片來源: Business Finland

 

最新新聞

西爾維婭面對鏡頭拍照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領導芬蘭食品可持續性創新研究的西爾維婭·蓋亞尼(Silvia Gaiani)
Trombia街道清掃車
清潔科技和能源
芬蘭驅動發展電動交通
手拿菌絲體皮革的人
科學研究
芬蘭研究員開發出可持續生產的“蘑菇皮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