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14, 2020

芬兰需要更多工作移民,支持可持续性经济增长

multicultural professionals at work
芬兰政府正加快工作移民的申请过程,尽快把等待时间缩短为一个月。
Shutterstock

新冠疫情引起的经济压力,加强了芬兰在劳动市场注入外来人才的急迫性,芬兰需要工作移民以支持企业成长与创新,并保障福利社会的未来。

近日,芬兰国家广播公司YLE报道了芬兰作为一个偏远工作地点的诸多优势,足以吸引在欧盟和欧洲经济共同体国家地区之外的数码游牧工作者,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期间。人口稀少、新冠疫情相对平稳,是吸引目前从硅谷出走的大量人才的两大亮点。

首都商务促进局CEO

芬兰首都商务促进局CEO玛乐雅-丽莎·尼尼考斯基认为,“国际数码游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并且带着他们自己的财富。”

Helsinki Business Hub

“孩子的教育、生活和工作平衡、大自然和绿色理念。芬兰作为一个安全稳定的国家,还被评为最幸福的国家,一直是具有吸引力的。”芬兰驻洛杉矶总领事史戴范·林斯特朗姆(Stefan Lindström)对芬兰国家广播公司说道。

爱沙尼亚、荷兰和加拿大都已经实施吸引人才的政策,加速申请过程中的官僚程序。芬兰仍然要求从欧盟和欧洲经济共同体国家地区以外的移民必须首先受雇于芬兰公司,然后才能获得居留权。

“这些人不是来贪图享受我们的社会福利,这样的高端人才即刻就会被聘用。他们应该被允许直接搬到芬兰,”林斯特朗姆继续说,强调这些数码游民的涌入会给芬兰带来创新和投资。

“国际数码游牧工作者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并且带着他们自己的财富,”芬兰首都商务促进局(Helsinki Business Hub)的CEO玛乐雅-丽莎·尼尼考斯基(Marja-Liisa Niinikoski)观察到, “在这场人才争夺的游戏中,我们已经来晚了。这是第一次赫尔辛基作为一个品牌可以超越斯德哥尔摩。”

为什么芬兰需要移民人才?

新冠疫情也许滋生了一些令数码游民迁徙的潜在机会,但其实芬兰一直需要吸引有技能的移民。

事实上,根据芬兰家庭联盟组织(Family Federation of Finland),将移民净数量提升一倍应该成为芬兰的主要人口政策目标之一。

爸爸与孩子

对于技术移民来说,芬兰慷慨的家庭假期制度和健康的工作生活平衡使之成为具有吸引力的宜居地。

MAIJA ASTIKAINEN / CITY OF HELSINKI

“芬兰在未来需要经济供养的人口与劳动人口数量相比明显增加,人口老化快速,移民可以是解决芬兰逐渐恶化的人口抚养比的一个办法,只要这些人主要都是来工作或学习的,”家庭联盟组织在最新出版的长达230页报告中如此指出,并列举了10个目标,以保障未来福利社会,提倡环保可持续性发展,以及具有世界责任心的人口发展。

报告中指出,其中一个目标可以是实施国际人才招聘,为符合特殊条件的专业人士加速移民手续,开展融入社会的一体化服务,并简化家庭团聚申请程序。

第一步已经展开了。芬兰政府在最近的预算会议中承诺,将加快工作移民的申请过程,尽快把等待时间缩短为一个月,并且最快将在2021年开启新条例,为专业人员和初创企业家的工作许可申请开设快速通道。

这样的措施正是当下芬兰最需要的。

芬兰的生育率一直持续在历史最低水平,尽管也显示了一些回升迹象,但新冠疫情给公共财政又增加了不少压力。今年五月,芬兰退休金联盟(TELA)透露,新冠疫情引起的股市跌宕,导致芬兰人和收入有关的退休基金在一月至三月间损失了10%,也就是2百20亿欧元。

芬兰最大的日报《赫尔辛基新闻报》(Helsingin Sanomat)一年前就预警,年轻一代人要交的退休金将大幅上涨,除非增加大量外国移民。预计2050年,芬兰居民人口为610万,芬兰的外国出生移民数必须要达到四分之一才可解决问题。也就是说,芬兰必须把每年的移民净数量增加一倍,达到3万人,才能达到目标。报道是根据芬兰退休金中心(Finnish Center for Pensions)的数据分析的。

芬兰应该怎样输入更多人才?

芬兰通用电气健康保健公司CEO

芬兰通用电气健康保健公司CEO厄尔诺·慕兰朵认为,由于缺乏熟练技能的求职申请人,芬兰的商业增长已经因此受阻。

HELSINKI BUSINESS HUB

芬兰通用电气健康保健公司(GE Healthcare Finland)是通用电气健康保健公司的一个分支,在赫尔辛基研发并制造健康科技产品。据其CEO厄尔诺·慕兰朵(Erno Muuranto)所说,由于缺乏熟练技能的求职申请人,公司在芬兰的商业增长已经因此受阻。

“比方说,软件设计方面的人员缺乏就是个挑战。如果没有工作移民,根本不可能在合理的时间范围内找到合适人选。芬兰应该提升自己在受高等教育移民眼中的吸引力。”慕兰朵最近在接受芬兰《商业报》(Kauppalehti)采访时说道。

他认为重点尤其应该放在那些已经或者打算组建小家庭的熟练专业人员。因为其他家庭成员缺失职业机会是定居芬兰的一个主要障碍。

尽管过去三十年以来,芬兰的移民数量已经增长了三倍,但和其他北欧国家相比,其移民政策有显著不同。根据芬兰商会的领衔经济学家茂里·高达马基(Mauri Kotamäki)表示,“在移民问题上,芬兰一直处于被动的旁观者地位,甚至有时候更糟,是工作移民的阻力。”他在芬兰家庭联盟组织的报道中如此写道。

高达马基指出,当移民作为一种大现象来讨论时,几乎所有的移民最终都应该是工作移民。

“不管移民的原因是什么,所有处于工作年龄的移民都应该以在开放的劳动市场找到工作为目标,就和本地出生的居民一样,”他说明,要强调“生产率,创业和创新”这几点,才能有所成效。

工作团队

芬兰将在2021年开启新条例,为专业人员和初创企业家的工作许可申请开设快速通道。

Business Finland

 

 

GNF每周为邮件订阅者发送每周新闻邮件。 有关如何订阅的信息在此。

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