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11, 2019

芬兰——女性创业者的乐园

芬兰最近被联合国评为全世界最适合女性居住的地方之一。
Nina Ijäs/Visit Finland

芬兰以其高质量的教育、社会平等和生活高幸福度享誉国际。然而不太被认知的,是这些特质如何催生了新一代女性创业者,她们的创新直击我们这个时代最亟需关注的话题。

女性在芬兰社会发展中一直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1906年,芬兰是最先赋予妇女选举权的国家之一;芬兰女性在二十世纪的战争期间就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就在本周,芬兰刚选出全世界最年轻的总理-34岁的桑娜.马林(Sanna Marin),而组成芬兰政府的五个政党,领导者也全是女性,包括新总理在内的其中四位,平均年龄才33岁!

所以,芬兰最近被联合国的《女性、和平和安全指数》评为全世界最适合女性居住的地方之一,似乎也不足为奇了。该指数测评全球60个国家的女性在社会中的参与性、公正性和安全性。本次结果显示了女性在经济上有所改善,在立法机构参与度有所提升,而全球的歧视法规也越来越少。

琳达·柳卡斯通过她的倡议Rails Girls, 建立起一个全球社区,帮助女性了解科技、实现创意。

琳达·柳卡斯通过她的倡议Rails Girls, 建立起一个全球社区,帮助女性了解科技、实现创意。

Maija Tammi

虽然芬兰在支持女性创业方面已经领先于许多国家,但芬兰女性创业者组织的CEO娜塔莉雅·哈乐金(Natalia Härkin)认为还需努力。在过去十年里,女性创业者的数量始终稳定在30%。当然,种种迹象表明,还是很有希望鼓励更多女的性投身创业。

芬兰女性创业者为一个勇敢的新世界定下了基调,首当其冲的就是创作出Hello Ruby的作家兼创业者琳达·柳卡斯(Linda Liukas)。她年纪轻轻却已在世界舞台上成名,也在国际上不断得到肯定,今年刚获得由Booking.com颁发的年度科技影响力人物大奖,并在2018年登入“福布斯欧洲50位女性意见领袖”的名单。

“在我的作品中,我捍卫年轻的男孩和女孩们的权利,他们有权理解这个充斥着越来越多科技的世界。福布斯把我选入他们的名单,证明了成人也需要科技业里的非传统榜样。”柳卡斯对此评论道。

另一位芬兰女性楷模是米莎·明克(Miisa Mink)。她创立了Driven Woman倡议,旨在未来五年内建立一个拥有100万对未来有企图心并愿意互相扶持的职业女性网络。明克给女性们的重要信息是:你想做的事可以马上开始动手,不需要等到擅长完美后才行动,当一个实干家。这是当她2013年休产假期间,决定创立此项倡议时,亲身体会得出的结论。

开创女性创业新纪元

在过去的十年里,一波又一波的芬兰初创企业和成长型公司普遍选择以小起步、以新鲜点子取胜。2018年,参与性是欧洲创业界的一个重要主题,也是芬兰初创企业大会Slush所强调的核心。

蕊娜·拉克松宁将她的产后艰难生活经历转化成了成功的生意:Nordic Fit Mama。

蕊娜·拉克松宁将她的产后艰难生活经历转化成了成功的生意:Nordic Fit Mama。

Kasakka Media

在芬兰公司担任市场经理职务的阿奴莎·拉玛克丽希南(Anusha Ramakrishnan)最近指出,有远见的人应该都看到,男女比例平衡对公司的财政收入影响显著。她补充道,“团队中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人,意味着他们可以具体的思考各种不同的压力源和机会。”

有好几家有意思的、由女性领导的芬兰初创企业和成长型公司不理会陈规陋习,勇于创新,一如拉玛克丽希南所说的,她们都用全新的视角提出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和市场。

蕊娜·拉克松宁(Riina Laaksonen)曾经历艰难的产后体力恢复,这启发她创立了Nordic Fit Mama——一个面向产后母亲的网络训练平台。海丽·库乐雅宁(Heli Kurjanen)是另一个将个人困难转化成生意的创业者。2004年,她觉得市面上的月经杯质量都很差,就决定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于是Lunette月经杯便诞生了。

“变化”就是商机

Sulapac是一家注重性别议题,并且关注环境问题的初创企业。苏薇·海咪(Suvi Haimi)和劳拉·库略宁(Laura Kyllönen)两位创始人为化妆品行业提供可生物降解的包装材料,以取代现有的塑料包装,产品也有潜力进入其他的行业市场。

苏薇·海咪和劳拉·库略宁是Sulapac幕后的驱动组合

苏薇·海咪和劳拉·库略宁是Sulapac幕后的驱动组合

Sulapac

“一开始,我们先决定要一起开个公司,然后才想出生意点子。”海咪在2017年接受《芬兰创新商业资讯》采访时说,“当时我得到在美国一家大学当助教的工作邀请,但是当一个创业者更有诱惑力。”

也许,全球气候变化所造成的紧迫感使得人们觉得需要更多能立刻促成改变的行动,亨丽耶塔·克卡莱宁(Henrietta Kekälainen)就对此坚信不疑。她是初创企业Carbo Culture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将生物垃圾转化为有效的生物碳。

正是由于芬兰蓬勃的创业生态环境和性别平权状况,越来越多的国际专业人士选择移民至此,享受良好的生活和工作平衡方式。比如来自上海的张薇(Grace Zhang),决定“过一种拥有更少焦虑和更多安全感的芬兰式生活”。她已经在芬兰的职场找到了信任、诚实和高效这些特色。

张薇其实以前从没想过自己是个创业型的人。但是当她参与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Business Finland)的芬兰创业许可(Startup Permit)项目时,对自己的创业点子有信心,创业点子也已发展成一家名为Voodoo Lily的数字市场推广公司,将中国和全世界连接起来。

 

原文作者: Samuli Ojala

 

GNF每周为邮件订阅者发送每周新闻邮件。 有关如何订阅的信息在此。

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