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19, 2019

罗瓦涅米,光的故乡

无数旅人造访芬兰北部城市罗凡涅米,只为追寻那道光。
Visit Rovaniemi

越来越多的中国旅游者涌向芬兰的拉普兰,拜访圣诞老人、追寻北极光。《芬兰创新商业资讯》来到拉普兰地区的首府罗瓦涅米,想一探究竟,这里到底蕴藏了什么样的魅力,吸引诸多游客。

光在拉普兰不是无处不在,就是无处可寻。夏季,太阳从不下山,睡眠不好的人不得不买遮光窗帘才能就寝;冬季,漆黑的天空成为北极光完美的舞台,舞动的色彩给拉普兰这幅风景画增添一份灵气。

北极光,是吸引旅游者前往罗瓦涅米的最大魅力之一。

“很多人也是为了纯净的自然和有趣的活动而来的,然而北极光无疑是来访最主要的原因。”罗瓦涅米旅游局局长桑娜·卡勒凯宁(Sanna Kärkkäinen)说道。

这也难怪。虽然罗瓦涅米的居民们对北极光已司空见惯,随便哪个晚上抬头瞟上一眼也就罢了,但是毕竟全世界只有极少一部分人才住在北极圈附近。

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亚洲旅游者,选择芬兰拉普兰作为他们的旅游目的地。一大部分原因是美景,但也归功于芬兰航空不断提升的全球航线便捷度和服务质量(比如和阿里旅游的合作);另外,旅游宝典级杂志如《孤独星球》和《国家地理杂志》也对芬兰赞不绝口。

罗瓦涅米旅游局局长桑娜·卡勒凯宁一路看着拉普兰的旅游业蓬勃发展。

罗瓦涅米旅游局局长桑娜·卡勒凯宁一路看着拉普兰的旅游业蓬勃发展。

Anne Salomäki

罗瓦涅米当然还不能和罗马和巴黎相比,但这无关紧要。对于那些已经跑遍所有景胜、想体验一些独特经历的人来说,这里就是一个绝佳的目的地。

“最近到拉普兰来的旅游者激增现象是前所未有的,” 卡勒凯宁提道,“当然,芬兰物价不便宜,所以不是大众旅游目的地。然而,人们对于独特体验的渴求,正好符合我们可以提供的旅游价值和品质。”

近年来旅游业的一项变革,是有越来越多具有独特性住宿选择。罗瓦涅米及周边地区以冰屋、树屋和五星级酒店著称,并且通过社交媒体和国际旅游评论获得全球关注。

“我经常接到别人的电话,说他们在网上看到一张极其美妙的旅馆照片,想找到底在哪里。” 卡勒凯宁说,“要是在五年前,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躺在床上仰望星空

北极树屋旅馆——看得见风景的高级树屋;如果运气好,你还能看到北极光。

北极树屋旅馆——看得见风景的高级树屋;如果运气好,你还能看到北极光。

Arctic Treehouse

虽然一次性的投资巨大,却得到了回报。雪人世界和玻璃别墅(Snowman World & Glass Villas)的老板佩德力·帕尔基宁(Petri Palkinen)投资建造了其中一种全新的住宿选择: 玻璃穹顶的小木屋。施工才在收尾阶段时,第一个月的木屋就已经被订满了。

“这说明,至少我们的效果图做得很出色吧!”他笑着说。

另一个成功的案例是从2016年 11月起运营的极地树屋旅馆(Arctic Treehouse Hotel)。透过树屋巨大的玻璃,可俯瞰大片森林和天空,其美妙的景观被许多国际媒体和网络社媒报道转载。

“我们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而不是拷贝他人,”树屋的老板之一伊尔卡·兰基宁(Ilkka Läkinen)说,“经常有一些建筑设计师和建筑行业的专业人士告诉我们,他们之所以来拉普兰,就是要来看极地树屋旅馆。”

令树屋独具一格的不仅仅是景观。据兰基宁介绍,旅馆追求非常高品质的服务质量,每一个细节都要照顾到。

“当客户要求我们跳,我们不问要跳多高;我们只问,什么时候可以降落。”他开玩笑地说道。

他这种工作态度听上去和极光旅馆(Arctic Light Hotel)总监蒂莫·卡勒基(Timo Kärki)很相似。2017年,极地光旅馆被Trivago评为芬兰最好的旅馆。这家地处中心的旅馆建于2015年,是在大规模改造一栋历史保护公寓楼的基础上完成的。

“我们意识到历史遗迹的珍贵性,对每一个需要保护的细节都进行了排查和标注。从商业上讲,它们也是很宝贵的。” 卡勒基解释道,“当然工作量很大,因为我们不可能只画一个房间的设计图,然后复制。我们得对54个房间做54种不同的设计。”

一些旅游者特别到罗瓦涅米就是为了住在极光旅馆。所以不是每个人到了这里就只想跳上雪地摩托或哈士奇拉的雪橇。

“有些人是来体验极地运动和雪风暴。而我们则为那些不爱动的旅游者提供服务,” 卡勒基说,“很多客人追求的是放松、平和和安静。”

刺激而新奇的极地活动

尽管有很多旅游者来拉普兰放松减压,也有其他人追求速度和冒险经历。罗瓦涅米自然不缺这些,最受欢迎的打卡项目就是坐哈士奇雪橇了。Bearhill Husky的合伙人瓦伦蒂恩·比兹(Valentijn Beets)一边漫步在他们“芬兰最好的狗舍”里,一边对记者说,“我们希望自己很快失去这个头衔,希望别人可以很快建一个比这个更好的。”在一些兴奋的哈士奇此起彼落的叫声陪衬下,他继续说,“这也是我们给同行们的挑战:如果我可以做到,你也可以做到。”

荷兰人比兹和他妻子维罗妮卡·布迪诺娃(Veronika Butinova)的哈士奇们拉着老老少少的旅游者们奔驰在拉普兰美景中。新近落成的场地不论是对顾客、员工,还是狗来说,都是一流的。

虽然瓦伦蒂恩·比兹经营着Bearhill Husky,但是风头都被哈士奇出尽了。

虽然瓦伦蒂恩·比兹经营着Bearhill Husky,但是风头都被哈士奇出尽了。

“我们非常认真地照顾动物,这是我们生意的奠基石。”比兹强调。

据比兹介绍,他们的预订客户数量持续上升,而其他哈士奇雪橇经营者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纵观整个拉普兰旅游行业状况,有越来越多的个人自由行的旅游者。

现在,不管旅游者玩什么,一个重要选择因素是玩的地方的“可晒指数”。这些旅馆和哈士奇绝对是“镜头杀手”,然而要拍到一张北极光的好照片可不容易。

所以Beyond Arctic就此诞生了。合作创始人尤霍·乌特拉(Juho Uutela)和同事们带着旅游者极尽所能去追寻这超凡脱俗的天象。他们不能绝对保证捕捉到北极光;如果真的只是按个快门那么简单,那也称不上神奇了。由于摄影探险都是小团队,所以为了拍摄而多开一公里,甚至100公里,也是很容易的。

“我们的目的是让所有参与者在整个过程中学到一些新的东西,”乌特拉说,“也许有关拉普兰、北极光,也许有关摄影,或者是当地文化。”

北极之夏亦绚丽

Beyond Arctic的摄影之旅白天和晚上都有,一路风景犹如最美丽的明信片,并且延伸到了罗瓦涅米之外。乌特拉的计划是在所有的北欧国家都发展他的摄影之旅。

“我们要成为这个地区最好的摄影旅游服务商。”他说。

Beyond Arctic也想把美丽的北欧之夏推荐给户外旅游爱好者们。比方在六月仲夏时,乌特拉可以带着摄影师们静候地平线上的午夜太阳,看着它缓缓下落、轻触地平线又即刻回弹,拍下令人难忘的照片和录像。

对于拉普兰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拉长旅游季,最好全年都有稳定的旅游客源。罗瓦涅米旅游局局长卡勒凯宁认为,拉普兰的夏季亮点有必要被强调。

不知道为什么,奇妙的午夜阳光在过去数年间还没有成为国际旅游的热点。

“现在有些亚洲的旅游社开始意识到拉普兰之夏的卖点了,” 卡勒凯宁说,“他们可以像当地人一样,日夜颠倒地过,不分昼夜!”

原文作者:Anne Salomäki

GNF每周为邮件订阅者发送每周新闻邮件。 有关如何订阅的信息在此。

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