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呂寧(Perttu Pölönen)
貝呂寧(Perttu Pölönen)認為疫情為我們的生活所帶來的劇烈改變,其實創造出來的機會,比帶來的危機更多,因為它也同時影響了我們的價值觀與思考方式。 圖片來源: Julia Bushueva

芬蘭名人專訪:“令我着迷的是,顛覆所帶來的創造多於破壞。”—暢銷書《未來的課程》作者貝呂寧(Perttu Pölönen)

拜勒杜·貝呂寧(PERTTU PÖLÖNEN)用人性化方式擁抱數碼時代,並在無常歲月里對未來保持樂觀。

Tuomas Koivisto

10.11.2021

拜勒杜·貝呂寧(Perttu Pölönen)是 芬蘭發明家、作曲家、著名演講家、未來學家,夢想家,曾評為歐洲“35個35歲以下的創新者”之一。對於拜勒杜·貝呂寧(Perttu Pölönen)來說,2020年開頭兩個月極為忙碌。他奔忙於芬蘭各地,演講多達幾十場。而他也同時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書《未來的課程》,由於極受歡迎,很快進入第四版印刷。

接着爆發新冠疫情,他的日程安排一下子全空了。

貝呂寧並不就此停滯於已經獲得的榮譽和成就,對現狀做各種揣想。他仍然繼續推動自己的計劃,擴展自己的受眾群。他開始製作視頻和播客,介紹自己書的主題,包括如何在不確定的未來中堅持不懈,並整合個人技能,包括好奇心、創造力、同情心和開明的思想。2021年,他又接着出版了《未來的認同》(Future Identities)新書,探討在未來的世界中,每個人如何建立新的身份與認同,並發展不同的角色與技能。而他的第一本書《未來的課程》英文版(Future Skills)也剛在今年秋天出版,隨之將有全球性的推廣。

在講台上發表演說的男子

貝呂寧是發明家、作曲家、著名演講家、未來學家,夢想家,也是作家。 圖片來源: Perttu Pölönen

對這個26歲的年輕人來說,如此快速敏捷的調整是再自然不過了。在貝呂寧的事業履歷表上,有着不計其數的頭銜:發明家、作曲家、演講家、未來學家,夢想家,現在又加上了作家。他在書里詳細描寫了這些事業發展部署。2015年,貝呂寧成功開發了MusiClock手機APP,被《麻省理工科技評論》評為歐洲“35個35歲以下的創新者”之一。當時他在位於美國加州硅谷的美國太空總署艾姆斯研究中心的智庫奇點大學學習指數型科技(exponential technologies)。去年秋天,貝呂寧也獲得了“芬蘭 2020 年度變革者獎”(Changemaker of the Year 2020 in Finland)。

然後,貝呂寧合作創建了360ED,為緬甸的教育系統開發擴增實景應用程序。他最近的工作重點是公共演講,把他從快速積累的經驗中所學所思分享給大眾。未來的機遇,人類和科技進步的相互平衡,顛覆創新,以及指數型增長帶來的變化,這一切在當下新冠疫情的籠罩之下,都該如何看待?

《芬蘭創新商業資訊》和貝呂寧就以上問題進行了對談。

首先,你第一本書就在芬蘭獲得了巨大成功。你是怎麼想到寫這本書的?

現在到處都在講有關科技及其對人類未來發展的影響。這也沒什麼不對,我覺得這樣的思路也挺有意思。但是我覺得更實質性的是要思考,哪些因素會維持不變。我希望鼓勵人們去思考,從現在起30年內,什麼是維持不變的。這聽上去很難,因為這需要一種完全不同的反思。但是找到這些生活中的持久因素是非常有價值的,尤其在當下這段時間,不確定性包圍了一切。

在咖啡館中對着鏡頭微笑的男子

貝呂寧強調,當事情改變越多的同時,也會有更多事情保持不變。 圖片來源: Perttu Pölönen

當我在硅谷的時候,我越是深入到科技世界,越覺得害怕。由於指數型科技的發展,社會正不斷地變化。我開始考慮,社會應該開發一種更人性化的方法和科技發展抗衡。我們已經可以看到,現在的社會並沒有這樣做。科技可能會產生有害的影響,儘管它的初衷是好的。我意識到必須回到一些基本的東西上,所以我感到一種衝動,要為大眾的利益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在此基礎上,我開始衡量未來人類的角色。我不斷地考量一些問題,比如,重要的科技突破給我們留下了什麼?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技能?每天的生活是什麼樣的?這些問題讓我進一步從人的角度來思考未來,於是我開始寫作。我選擇書作為我的媒體,是因為我覺得有必要把我的思想以一種簡單的形式來解釋,即使是對那些對未來和科技主題沒有直接關係的人群。所以,書里沒有任何科技術語,但一本簡單易懂的書也可以是意義深刻的。

書里有個小提示,聽起來就好像是新冠時期的預言:“不要浪費掉一個好的危機——你有絕佳的機會學到一些東西。”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通過幽默語句意指的核心信息是,即使每個危機都不一樣,它們可以讓我們意識到作為人的成長。換句話說,一些重大的事情之所以發生都是有理由的——是由其他事情導致而成,所以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們從錯誤中學習。而至於現在這個危機,我們的功課是評估是否應該重回起點刷新所有的一切。或者,我們可以重新回顧一些基本的東西,正確地洗牌,重塑,等這一切都結束的時候,我們都可以變得更好。

你寫道,當世界全球化發展,是以一種不可預測的指數型式發展。這在我們現在所處的時間段已經可以真實地、清晰地感受到了。可是這個指數型發展最終將把我們帶往何處呢?

先進科技已經無處不在,並且正在以指數型式演變。但是對人來說,一直難以準確地掌握這種增長的尺度。在互聯網發明前,社會已經在各地穩定地發展了上萬年。然後互聯網時代到來了,這種發展既不是本地化的,也不是線性的,它革新了我們的生活方式,僅僅幾十年里,就更新了我們對時間和空間的理解。新冠疫情的爆發,至少顯示了世界是怎麼連接着的,國際事務是怎樣“連蹦帶跳”地演變的,使我們真切地感受到指數型增長。我們應該評估我們在這場危機中所學的經驗,才能更理解指數型增長帶來的變化。這樣我們可以為未來做更好的準備,而不是以過去來推斷未來,這是不可能的。

一個男子在大自然中的講台對群眾演說

貝呂寧在世界各地演講,分享他的理念與對未來的思考。 圖片來源: Perttu Pölönen

指數型增長將把我們帶往何處呢?這很難想得長遠。因為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史無前例的未來,不斷演變的科技步伐不停地在加速,任何無法預估的變化,比如流行病,就可以快速改變發展方向。即使我們可以預見科技突破,也幾乎不可能預見人們行為的變化。然而,這正是我們應該注重的。正因為我們的生活被科技所包圍,我們所有的人都需要思考什麼才使我們的生活有意義,我們自己應該着重具備什麼樣的品質?我還是很樂觀,覺得人們正越來越多地思考人的技能,而我認為這是身為人類至關重要的前提條件。

你書里的另一個重要話題是顛覆性。你強調這不僅僅是一個現實中的流行詞,這個詞近來越來越受歡迎,反映了比以前更正面的隱含意義。對你來說,顛覆性意味着什麼?它又如何反應了當下的全球危機?

顛覆性所強調的觀念就是之前所獲得的成功並不保證未來的昌盛。我認為,它代表了一些使世界變得更好的重要潮流。將眼光放遠些,令我着迷的事實是,顛覆性行為在破壞的同時,創造了更多。我覺得有意思的是,顛覆性也可以帶入相關的新動能。一場大災難,比如這次的流行病,創造了經濟新規則,提供了新的機會、方法和贏家。比方說,已經有所建樹的公司不該多慮同一行業的其它競爭對手,而應該擔心那些在地下室充滿激情地工作着的個人和編程小團體。這些人完全有能力創造全新的解決方案,震撼商業思維框架的基礎。

也許有人會說,隨着時間的變遷,我們也隨之改變,但是人只會在被迫時才改變。比如,大多數人面臨氣候變化,並沒有真正有效地改變他們的行為,因為他們的日常生活並沒有受到看得見摸得着的影響。不像這次疫情期間,一些命令必須快速執行。我想我們可以從這次流行病顛覆中學到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在未來的災情爆發之前,我們可以不那麼固執,可以積極改變我們的行為。

你的事業軌跡很不尋常。在芬蘭成長的經歷對此有多大影響?

我從一個機會、一個地方跳到另一個機會和地方,一切發生得自然而然,卻又不同尋常。我是個受傳統訓練出來的作曲家,我的MusiClock發明把我帶入商業領域,帶到了硅谷,然後在那裡學習的經歷又把我帶到了緬甸。在那之後我一直在把我有幸自學的知識以演講的方式分享給大眾,也通過寫書。現在回顧來時的路,我意識到我出生在芬蘭這一重要事實決定了我的起點。我想說的是,我能夠有機會和時間嘗試我想要做的這些事,真是特別棒,因為芬蘭提供了安全且有效運作的社會基礎。

正面面對鏡頭微笑的男子

貝呂寧強調在複雜的世界裡,簡單的事物更加顯得重要。 圖片來源: Perttu Pölönen

芬蘭對我的另一個影響是大自然——芬蘭的大自然無與倫比。我在鄉下出生長大,我父母至今仍生活在我孩童時期的家。當我去看他們的時候,每次都為那裡大自然的新鮮芬芳,超越時間和空間的感受所傾倒。大自然以簡單質樸而制勝,我也着迷於藝術如何能以簡單來呼應時間和社會。我們所處的時代,圍繞着我們的一切都那麼匆忙,為了與之對應,我的音樂似乎很簡單。我喜歡專註地好好做事。如果我要做一件事,那我就要很明確地避免將好多事情疊加、交錯在一起。這也是我音樂里的弦外之音。

從硅谷到緬甸,你在全世界參與了不少項目。迄今為止,你最興奮的經歷是什麼?

我非常高興能夠參與很多非常棒的學習經歷。在硅谷奇點大學長達幾個月的智庫項目是我人生中的轉折點,我對該機構充滿感激。我們項目里有80個左右來自世界各地和各個專業領域的參與者,我是最年輕的,他們中很多人是我豐富的靈感源泉。那是一次有關科技和全球挑戰的學習經歷。不得不承認,其中不少觀點挺有偏見的,但是同時也使得學習環境頗具挑釁性,對我的批判性思維有巨大的幫助。總的來說,我很感激這個喚醒的經歷,它幫助我打開了對世界的眼界。

我們緬甸的項目360ED是我和在緬甸的Hla Hla Win一起做的,我們是在硅谷認識的。這也是一次大開眼界的經歷。它證明了科技可以在一些長期面臨同樣問題的領域中,創造好的、有建設性的變化和發展。在緬甸和其它很多發展中國家,課本和其它教學材料經常破損,並且嚴重過時。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開始把學習資料電子化,搭建擴增實景平台,讓這些材料可以輕易被獲取、客制和更新。這件事之所以成為可能,是因為現在幾乎每個人在緬甸都能上網。而十年前,他們還都沒見過現在他們手裡玩轉的智能手機。這個項目讓我意識到,科技本身沒有好壞,關鍵是看你怎麼利用它。

最後,你已經在許多領域都有專業的成就,但是你小時候的夢想職業是什麼?

我小時候有很多夢想,從宇航員到伐木工都有。年輕時,我嘗試了很多新事物,經歷了不同的階段。首先,我是個非常活躍的運動員,我甚至得過芬蘭15歲以下三級跳的全國冠軍,那時候成為運動員原本該是我的職業。初中的時候我經歷了一段有點嬉皮的階段,我編着細髮長辮,穿着尼泊爾式的長斗篷。13歲的時候我發現了作曲,開始在其他的活動之外,也比較認真地探索這個愛好,最終我被音樂征服了。時不時地,回想這些不同的人生階段,還挺有趣的。

站在赫爾辛基地標頌歌圖書館前,面對鏡頭的人。

貝呂寧認為,科技本身無所謂好壞,而是在於我們如何使用它。 圖片來源: Perttu Pölönen

有一件事很重要,我一直是為自己工作,而不是為別人。18歲的時候,我設立了自己的第一個公司開發MusiClock,從那以後,我就一直是為自己工作。

 

*本文原發表於2020年4月

最新新聞

阿爾託大學的大廳及燈飾
教育
芬蘭大學在QS學科排名中躋身世界一流行列
野外握着玻璃球的手的特寫。
行業聚焦
芬蘭循環經濟創新:環保纖維可改良滑雪板;新建材減少碳足跡80%
卡捷琳娜的個人照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來芬蘭深造並創業幫助外國人融入芬蘭的卡捷琳娜(Katerina Pan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