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19, 2019

移居芬蘭的創業故事 -專訪Grace Zhang

Grace 向芬蘭國家商務促進局申請到創業許可,在芬蘭成立自己的新創公司。
Grace 向芬蘭國家商務促進局申請到創業許可,在芬蘭成立了自己的新創公司。
GNF

Grace Zhang從上海移居芬蘭,很快就發現自己有一顆創業者的心。

經過了幾年在上海的魅力都市生活之後,Grace決定放棄那份忙碌和奔波,改變自己的生活軌跡,“過一種更少焦慮和更多安心的芬蘭生活。”初來乍到之時,她原本打算找一份工作,卻發現芬蘭國家商務促進局(Business Finland) 當時正好剛啟動的芬蘭創業許可(Startup Permit)項目。創業許可項目面向的是有才幹和魄力在芬蘭創業,並有計畫讓初創企業快速成長進軍國際追求成功的非歐盟公民。

Grace以前從沒想過自己是個創業型的人,但是當她開始慎重考慮這一可能性時,一夜之間就想出了一個令她興奮的創業點子。第二天一大早,她和當時的老闆一聊,老闆當即表示讚賞並表示了投資意願。於是,Grace毫不猶豫地開始了申請過程。

以下是Grace接受《芬蘭創新商業資訊》的採訪實錄:

我對芬蘭最初的期待值是——搬來之前,我有個芬蘭朋友,她給我講了很多有趣的故事。結果我發現一些是真的,比如“kalsarikänni”(芬蘭俚語,形容一種情緒:不想出門,打算在家獨自一人穿着內衣一醉方休)。我原以為這不過是個都市傳奇,人們已經不再那麼做了呢。但有些不是真的,比如“人們很冷漠”。我曾經從赫爾辛基一路搭順風車到了七百多公里遠的芬蘭北方城市凱米,我親身體會到芬蘭人的開明與樂於助人。

在芬蘭工作讓我感到驚訝的是——信任和誠實。信任他人對自己的工作具有高度責任感,並且對你自己的能力和感受坦誠相待。我曾習慣於人們不斷給同事加壓以確保工作完成的工作文化,這是出於不信任,也浪費很多時間和精力。當我進入芬蘭的工作文化,切實感到鬆了一口氣,現在我只需要集中精力在我自己的工作上。

Grace left behind the hustle and bustle of life in Shanghai to live in Finland.

Grace放棄上海奔波忙碌的生活,移居芬蘭。

Grace Zhang

如果我可以改變芬蘭工作環境中的一件事,那會是——我覺得人們可以更大膽地承擔風險。謹慎行事、待在舒適圈並讓一切得以掌控的做法是可理解的,但是突破往往來自敢於跨出的一大步。當你說,“跳!”,很多芬蘭人大概都會問,“落在哪兒?”,而不是“跳多高?”。我碰到的很多芬蘭人總是要先找尋已有的驗證,來確認事情是否行得通。這對創業公司來說很沮喪,因為我們沒有完美的例證。

對權衡要來芬蘭工作的人,我的建議是——既然你已經在考慮來,你應該多想想解決方案,而不是障礙。簽證、住宿、幼兒園,等等,都是可以通過努力解決的。對於那些對芬蘭冬天有疑慮的人,你總是可以飛去西班牙的!

形容這裡工作狀態的最佳芬蘭語詞是——tehokas(高效)。我親歷了芬蘭人的高效,他們一定會做自己所承諾的事。我欣賞芬蘭人都是超級的現實主義者。人們總是在現實法規中行事,而這也是最有效的工作方法。

我生活中最有影響力的芬蘭人是——我在這裡遇見的所有芬蘭好朋友。我從我的朋友、公司合作夥伴Mona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Maria是我的桑拿好夥伴。還有我親愛的朋友Ari,他是那麼的謙遜和強壯,幫我搬運宜家家居。

工作了一周後,享受周末最好的方法是——我很喜歡頌歌圖書館,因為我是個書蟲,而那裡不僅僅是個圖書館。我愛上了桑拿。我最喜歡的桑拿地是萬塔的雲杉湖,因為那裡有個美麗水塘和正宗的煙熏桑拿。有時候我也會去Sompasauna公共桑拿房。那個地方太美妙了,當我聽着悠揚的鋼琴音樂,眺望海對面赫爾辛基的溫柔夜色,常常會起雞皮疙瘩。

我最喜歡芬蘭的——除了夏天,我最喜歡的是供暖系統!可能很多芬蘭人都沒有意識到這裡的供暖系統是那麼棒,實在不該將它視為理所當然。在中國,只有一半的地方有室內供暖系統。上海在沒有暖氣的另一半地方,儘管上海的冬天氣溫可以低至1度,而且非常潮濕。當你坐在家裡,料峭的寒氣繞着你的膝蓋和腳踝快樂地舞動。而在芬蘭,只要我在家、在酒吧,甚至是在冰屋裡,我都覺得比上海暖和。

GNF每周為郵件訂閱者發送每周新聞郵件。 有關如何訂閱的信息在此。

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