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19, 2019

移居芬蘭的創業故事 -專訪Grace Zhang

Grace 向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申请到创业许可,在芬兰成立自己的新创公司。
Grace 向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申请到创业许可,在芬兰成立了自己的新创公司。
GNF

Grace Zhang從上海移居芬蘭,很快就發現自己有一顆創業者的心。

经过了几年在上海的魅力都市生活之后,Grace决定放弃那份忙碌和奔波,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过一种更少焦虑和更多安心的芬兰生活。”初来乍到之时,她原本打算找一份工作,却发现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Business Finland) 当时正好刚启动的芬兰创业许可(Startup Permit)项目。创业许可项目面向的是有才干和魄力在芬兰创业,并有计画让初创企业快速成长进军国际追求成功的非欧盟公民。

Grace以前从没想过自己是个创业型的人,但是当她开始慎重考虑这一可能性时,一夜之间就想出了一个令她兴奋的创业点子。第二天一大早,她和当时的老板一聊,老板当即表示赞赏并表示了投资意愿。于是,Grace毫不犹豫地开始了申请过程。

以下是Grace接受《芬兰创新商业资讯》的采访实录:

我对芬兰最初的期待值是——搬来之前,我有个芬兰朋友,她给我讲了很多有趣的故事。结果我发现一些是真的,比如“kalsarikänni”(芬兰俚语,形容一种情绪:不想出门,打算在家独自一人穿着内衣一醉方休)。我原以为这不过是个都市传奇,人们已经不再那么做了呢。但有些不是真的,比如“人们很冷漠”。我曾经从赫尔辛基一路搭顺风车到了七百多公里远的芬兰北方城市凯米,我亲身体会到芬兰人的开明与乐于助人。

在芬兰工作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信任和诚实。信任他人对自己的工作具有高度责任感,并且对你自己的能力和感受坦诚相待。我曾习惯于人们不断给同事加压以确保工作完成的工作文化,这是出于不信任,也浪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当我进入芬兰的工作文化,切实感到松了一口气,现在我只需要集中精力在我自己的工作上。

Grace left behind the hustle and bustle of life in Shanghai to live in Finland.

Grace放弃上海奔波忙碌的生活,移居芬兰。

Grace Zhang

如果我可以改变芬兰工作环境中的一件事,那会是——我觉得人们可以更大胆地承担风险。谨慎行事、待在舒适圈并让一切得以掌控的做法是可理解的,但是突破往往来自敢于跨出的一大步。当你说,“跳!”,很多芬兰人大概都会问,“落在哪儿?”,而不是“跳多高?”。我碰到的很多芬兰人总是要先找寻已有的验证,来确认事情是否行得通。这对创业公司来说很沮丧,因为我们没有完美的例证。

对权衡要来芬兰工作的人,我的建议是——既然你已经在考虑来,你应该多想想解决方案,而不是障碍。签证、住宿、幼儿园,等等,都是可以通过努力解决的。对于那些对芬兰冬天有疑虑的人,你总是可以飞去西班牙的!

形容这里工作状态的最佳芬兰语词是——tehokas(高效)。我亲历了芬兰人的高效,他们一定会做自己所承诺的事。我欣赏芬兰人都是超级的现实主义者。人们总是在现实法规中行事,而这也是最有效的工作方法。

我生活中最有影响力的芬兰人是——我在这里遇见的所有芬兰好朋友。我从我的朋友、公司合作伙伴Mona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Maria是我的桑拿好伙伴。还有我亲爱的朋友Ari,他是那么的谦逊和强壮,帮我搬运宜家家居。

工作了一周后,享受周末最好的方法是——我很喜欢颂歌图书馆,因为我是个书虫,而那里不仅仅是个图书馆。我爱上了桑拿。我最喜欢的桑拿地是万塔的云杉湖,因为那里有个美丽水塘和正宗的烟熏桑拿。有时候我也会去Sompasauna公共桑拿房。那个地方太美妙了,当我听着悠扬的钢琴音乐,眺望海对面赫尔辛基的温柔夜色,常常会起鸡皮疙瘩。

我最喜欢芬兰的——除了夏天,我最喜欢的是供暖系统!可能很多芬兰人都没有意识到这里的供暖系统是那么棒,实在不该将它视为理所当然。在中国,只有一半的地方有室内供暖系统。上海在没有暖气的另一半地方,尽管上海的冬天气温可以低至1度,而且非常潮湿。当你坐在家里,料峭的寒气绕着你的膝盖和脚踝快乐地舞动。而在芬兰,只要我在家、在酒吧,甚至是在冰屋里,我都觉得比上海暖和。

GNF每周为邮件订阅者发送每周新闻邮件。 有关如何订阅的信息在此。

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