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護理的拼貼圖
芬蘭進入老年護理的未來。 圖片來源: Gubbe
ICT

芬蘭的老年人護理數字化

新冠疫情讓芬蘭的老年人護理工作加速升級到數字化管理,以保障國家賦予老年人的基本福利權益,並提供切實的人性關懷。

Samuli Ojala

11.08.2021

北歐社會福利模式的重點就是在困難時期給予人人一個平等、安全的社會環境,並保障有尊嚴的老年生活。這個模式幾乎贏得全世界的稱讚,但老年人的照護福利也面臨一些困難的挑戰。

芬蘭所面對的兩難困境是,當老年人的壽命逐漸增長時,也同時給逐漸減少納稅人與社會體系帶來負擔。芬蘭佔全球人口最老的國家第二位,排在日本之後,意大利之前。

新冠疫情攪亂了大多數國家的社會秩序,限制所有人的日常生活,其中受影響最大的就是老年人。老年人佔了全球各地高風險人群的大多數,也因此有更多的生活限制。

“但是,限制老年人的活動,將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呢?”芬蘭老年人護理服務初創公司Gubbe的合作創始人兼CEO桑德拉·樓娜瑪(Sandra Lounamaa)問到。

桑德拉早已持有如此疑問,並且用創建公司來回答這個問題。2018年,她和梅莉-杜麗·拉克索寧(Meri-Tuuli Laaksonen)創立了Gubbe,旨在該領域有所作為。這家新創公司是一個線上平台,通過僱傭年輕人為老年人提供家庭服務,活躍老年人的生活。

戴口罩準備進門探訪的女性

Gubbe在疫情期間調整他們的策略。 圖片來源: Gubbe

“芬蘭的公立老年人護理體系仍然有效,人們也理所當然地認為可以依賴它,”桑德拉解釋道,“但是公立體系只照顧病人,無法總是為老年人提供有益的、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人老了以後,生活必需變得更重要,而有規律的社交互動也許是促進老人思維保持活躍、內心富有意義感的一個重要元素。

“通過一個可信任的朋友,或者Gubbe,可以鼓勵老人生活更活躍。我們提供老年人一種人與人之間值得信賴的連接,幫助日常生活、鍛煉或打掃衛生。”

每次探訪後,Gubbe在APP里更新老年人的活動和狀況,讓老人的親戚們可以放心,甚至鼓勵他們之間做更多交流。

“老年人和他們的家屬,以及為老年人服務的學生反饋好極了。”桑德拉繼續說,“服務人員和老人之間建立了新的友誼,家屬也更寬心,知道他們所愛的人有值得信賴的依靠,幫助他們的日常生活。”

具有潛力的市場

投資者們很快就注意到了這家含有明確目的的初創公司潛力。在新冠疫情期間,Gubbe成功融資30萬歐元,投資者們看中他們的遠見:在五年之內讓芬蘭所有75歲以上獨立生活的老年人使用Gubbe應用程序。

桑德拉的團隊也在新冠疫情之下表現出極強的適應能力,他們很快調整急劇下降的核心業務內容,為老年人提供超市購貨遞送服務,緩解了一些業務的直接損失。

“對我們來說,疫情突出了我們的服務需求,”桑德拉說,“在封城期間,我們看到一些老年客戶的身心健康有明顯下降,所以我們現在面臨的挑戰,比疫情開始前更大。”

Gubbe已經全面恢復正常運作,當然在探訪老年客戶時,服務人員會嚴格遵守社交距離,並做好其它衛生消毒措施。

一對開心的老年人

“護理搭檔”在英國的150多家家庭護理服務提供商促進了VideoVisit的市場推廣。 圖片來源: NurseBuddy

多樣化的數碼服務和護理

對於受疫情影響而行動受限的家庭來說,通過網絡進行鍛煉可以是解決方法之一,但與此同時,社會健保的支出很可能以百分之幾十的比例大幅上升。新冠疫情已經造成全球在這方面開支的嚴重超支

正如芬蘭公司Gubbe所佐證,解決方案已經有了,但需要的資金仍可能讓生活受限的老年人缺乏實現這些方案的機會。假以時日,相信數碼解決方案可以提供價格合適,有意義的社交互動服務,並被廣泛採用,尤其是那些像芬蘭一樣的,在健康醫療方面面臨地理位置挑戰的國家。

“老年人護理長期以來就處於亟需狀態,並顯然缺乏資源,這給行業內的專業人員們帶來巨大的壓力,”專供遠程護理的芬蘭軟件公司VideoVisit CEO 約翰納·歐亞拉(Juhana Ojala)說。“此外,有些管理層和員工,也會因為各種原因,而對數碼解決方案持懷疑態度。”

在護理計劃中實施“視頻探訪”,護士們可以對居家老人進行監測,提醒他們吃藥,做一些日常活動。這樣可以以較低的成本和老人們保持互動。對技術的懷疑態度通常是因為人們覺得這樣會取代護理服務中最關鍵的人與人之間的接觸,對此VideoVisit公司有全面的考量。

“數碼並不取代傳統護理,而是錦上添花,” 歐亞拉接著說,“當科技和護理模式相融合,狀況就會有所改變。”

在芬蘭,VideoVisit為所有芬蘭的公立機構提供虛擬家庭護理服務,並正在向全世界推廣。目前已在日本、澳大利亞、伊比利亞半島和波羅的海國家啟用。公司75%的營收都來自老人護理行業。

與老年人視頻實時的護理師

VideoVisit希望彌補健康醫療服務中的空缺。 圖片來源: VideoVisit

加速進入國際市場

當芬蘭剛開始爆發新冠疫情的時候,啟用數碼服務的遠見即被證實了它的價值,因為芬蘭公司VideoVisit 的“視頻探訪”系統在危機迫使社會關閉之前,就已經在芬蘭各地啟用了好幾年。

“當新冠病毒襲擊芬蘭之時,我們的虛擬護理服務需求在一年裡突增6.5倍,在一個月內芬蘭的服務使用就翻了一倍,每個月多達9萬多次遠程服務。” 歐亞拉說。

VideoVisit在芬蘭的銷售額也翻了一倍,並開始加速他們的國際化銷售。

在英國,當新冠病毒最猖狂之時,VideoVisit行之有年的虛擬護理服務被選為Techforce19的一環,這是英國NHS(國家醫療服務體系)的一項倡議,為健保體系尋找可以快速實施的問題解決方案。

“我們早就在考量英國市場,”歐亞拉說,“疫情給了我們快速進入市場的機會。現在我們已和有關部門準確對接,正討論如何為英國的老年人提供虛擬護理。”

為市場拓展起了關鍵作用的是VideoVisit在英國當地的合作夥伴,芬蘭公司“護理搭檔”(Nursebuddy)。他們在英國的客戶中有150多家家庭護理服務提供商。

“我們的宗旨源自社會思考,” 歐亞拉說,“我們想讓我們的終端用戶有機會住在自己家裡,並且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同時,我們也給決策者提供工具,讓他們在客戶量不斷增長,資源卻緊缺的情況下,可以實現他們的承諾:提供人們一個有尊嚴的長壽生活。”

Fiksari伸出援助之手

即使你出生於二十一世紀之初,或者生來就是個接觸數碼產品的“數碼原住民”,面對如今五花八門的數碼家用電器,也會覺得頭暈眼花。對於老年人來說,就更複雜了,尤其是那些用戶界面,根本就不考慮需要花長時間學習的數碼新手。

幸好有些電器和軟件是專門為老年人設計的,讓他們有機會了解數碼語言,升級為科技用戶。但不管怎麼說,要充分用對電器、儘可能多地享受寬帶服務以及各種促銷優惠,還是件令人暈頭轉向的事兒,尤其是對不那麼精通數碼產品的人來說。

芬蘭公司Fiksari正有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案,一般情況下是面對面服務,而在疫情期間,則是遠程服務。

Fiksari為老年人提供科技方面的服務協助,包括和親戚溝通,打理常規網絡銀行或網絡醫療服務;同時也幫老年人仔細審查服務商推銷給他們的各種產品套餐。Fiksari根據終端用戶的日常需求,為他們定製符合他們預算的服務打包價。

這家初創公司的目的是解決老年人生活中所有的科技障礙。

 

本篇文章原刊於2020年10月21日

最新新聞

兩名身穿阿迪達斯x瑪莉美歌聯名服裝的女子
時尚和紡織
芬蘭可持續服裝面料為阿迪達斯注入活力
杜玥辛在鏡頭前擺姿勢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 – 高級UX/UI設計師杜玥辛
Ionela Cioaca posing for camera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
我的芬蘭職場故事 – 電商公司海外市場經理姚內拉·喬亞卡(Ionela Cioa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