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各种元素环绕的男子肖像。
据杨•高兹预测,量子计算机将直接或间接影响所有普罗大众的生活。 图片来源: Julia Bushueva

芬兰名人专访:“有很多问题非常复杂,传统计算机永远无法解决。”—杨•高兹(Jan Goetz)

IQM首席执行官杨•高兹将他从学术生涯到高科技创业的飞跃描述为“被扔到冷水中”。这意味着要在角色转变过程中学习许多东西,但高兹也发现两者之间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高兹接受了《芬兰创新商业资讯》专访,畅谈量子计算机的未来、保持工作生活平衡,以及身为博士带给创业技能什么启发。

Eeva Haaramo

02.02.2022

开始谈论量子技术时,高兹语气上升,难掩兴奋之情。作为一名量子物理学家及量子计算公司IQM(总部位于赫尔辛基)的首席执行官,这是他最关心的话题,也是他经常阐述的一个话题。

然而他并非一直如此。高兹不是在德国成长的“年轻科学家”。诚然,他擅长数学和物理,但体育运动才是他的心头爱。高兹曾参加专业竞技级别的划船运动,每周训练九次。高兹在大学期间萌发对科学的兴趣。在教授的启发下,他在最后一刻改变了研究生论文主题,锁定量子物理学方向。

这个决定让高兹踏上了意想不到的新道路。他于2016年来到芬兰,在阿尔托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彼时,高兹甚至从未想过创业。如今,他已在管理一家科技初创公司,迄今已筹集到7100万欧元资金。在四年时间里,该公司建立了一支由130多人组成的团队,成员遍布赫尔辛基、慕尼黑、毕尔巴鄂和巴黎。

高兹带着科学家的心态看待创业:将其视作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解决该问题的方法之一是现身决策现场。因此,高兹事务繁忙,日不暇给。他是Scale-Up Europe倡议的创始成员,德国联邦经济参议院成员,还担任欧洲创新理事会(EIC)欧洲量子产业联盟(QuIC)的董事会成员。在高兹看来,在芬兰乃至欧洲建立一个蓬勃发展的量子生态系统对每个人的成功都至关重要。

高兹接受了本刊线上专访,畅谈量子计算机的未来、强大团队的重要性,以及博士学位如何在实践中为创业奠定坚实基础。

Photo of Jan Goetz

高兹说:“我在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期间萌发了对科学的兴趣。” 图片来源: IQM

您是IQM的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一名量子物理学家。是什么让您从科学家一跃成为高科技创业家?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被扔进冷水中。我从未计划进入这一领域。博士毕业后,我曾经想过自己的工作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几个行业咨询岗位向我抛来橄榄枝,但后来我意识到,实际上我热爱科学,渴望从事科学事业。所以我决定做博士后,于是来到了芬兰。

常规发展轨迹是在国外做博士后,然后去某个地方当教授。这也是我最初的计划。所以我和量子技术教授、IQM创始人之一米高缪敦宁(Mikko Möttönen一起在阿尔托大学做博士后。

当时没有创办公司的计划。但在我以研究生身份工作的两年里,米高在幕后开始了创办大学衍生企业的计划。他想保留教授职位,为了“鱼和熊掌兼得”,他需要请人领导公司。

那时,我找到米高,讨论我在完成博士后研究工作后的去向问题。谈话过程中,米高问我:“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创办这家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官呢?”我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因为他当时已有宏远计划。如果我走教授之路,或许会获得一两个博士学位,赚到一点钱,但米高的计划完全是另一回事。所以我说,好的,让我们放手一搏吧。

您难道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吗?

在谈话期间,我已经对这个机会感到兴奋。尽管如此,我还是请米高再给我一个晚上想想[在同意之前]。

我还想和我的妻子商量一下,看看她是否同意我留在芬兰。她住在慕尼黑,而我住在这里,我70%的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但IQM在慕尼黑也有办事处。所以不管怎样,我都可以不时前往慕尼黑。

随后,我们[四位联合创始人]创办了这家公司,并在没有任何真正准备的情况下开启推介之旅。真可谓飞速学习。如果你从事科学工作,你知道如何适应自己的问题,因为这是你一直在做的事情。对我来说,这只是一个需要解决的新问题,一个筹资问题。

那么您是否认为科学家和创业家有许多相似之处?

是的,有许多相似之处。其中一个是独立解决不可预见的问题。通常,如果你从事科学工作,你会尝试全新的事物,进入未知领域。

从某种意义上说,你在创业过程中也是做类似的事情。走自己的路,每天都会遇到新的挑战。同样,解决这些挑战的途径也是相似的:要么询问他人,要么自己获得技能。

这就是为什么博士学位为成为一名创业家奠定了坚实基础。你所学的技术并非关键,最重要的是思维方式和处理问题的方式。

a picture of a fabrication facility

图为量子处理器制造设施的外观。 图片来源: IQM

在从事科学工作的过程中,很少涉及人的因素,但作为一名创业家,你需要高度重视这个方面。如果你领导一家公司,在一定程度上,它完全关乎于人。因为你领导的人同时也在领导别人。在撰写博士论文期间,你不会在这方面受到多少教育。

听起来像是一个学习过程。对刚担任领导职务的人有什么建议吗?

学会倾听,信任他人。但要选对人,避免盲目任用。所以这方面的挑战是找到合适的人选。

总之,必须认真倾听他人的意见。产生问题的原因往往是沟通不畅或误解。人们通常不会完全不同意,他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讲述来龙去脉。能够理解各方意见是一项了不起的技能。

倾听和信任他人非常重要,因为如果你做得好,委派任务会变得更容易。这是你必须做的事情。一开始,你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你做财务规划,和律师交谈,和科学家交谈,但在某些时候,你必须将这些任务委托给可以为你代劳的人。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每个人都必须学会这样做。

量子计算是一个复杂的话题,对大多数人来说很难理解。您认为量子计算会对我们未来的生活产生怎样的影响?

量子计算将直接和间接影响每个人的生活。大体上,量子计算是一种新的计算方式,用以解决社会上最困难的问题,包括像气候变化这样的话题。例如,我们需要新的解决方案和新的方法来获得能源。

有很多问题非常复杂,传统计算机永远无法解决。量子计算在这方面大有用武之地,有望解决这些问题。其中一些问题会直接影响我们的生活。例如,想象自己身处一个超级城市,总是陷入车流拥堵之中。然后,量子计算机在后台启动,以优化交通流量。现在,你不会每天早上因交通堵塞浪费一个小时,上班途中一路通畅。因此,你会更快乐,有更多时间和同事一起喝咖啡。

另外,量子计算带来的新解决方案也会间接影响生活。例如,我刚才提到了气候变化。假设量子计算机找到新的材料,用来制造更好的太阳能电池或更好的建筑物保温层。这样,它们会间接影响你的生活,因为它们会影响其他方面,比如碳排放。

IQM在这一切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你们如何将这样的未来变成现实?

我们构建了系统,使这样的未来变成现实。顾名思义,量子计算基于一台能计算某些东西的机器。我们目前拥有相当多的已知算法[用于解决量子计算机的问题],但我们拥有的计算机,以及我们在IQM或其他公司运行的计算机,都不够强大,无法大规模执行这些算法。所以我们需要提升计算能力,这就是我们所做的工作。

量子计算机就像传统计算机处理器,它们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发展。这就像在传统计算领域,每年都会有新的更强大的处理器出现。我们现在能够提供全栈系统,这意味着一些独立的计算机皆可以工作并计算某些东西。但“某些东西”只是用于科学目的的概念算法的证明。它们显示系统工作正常,但你仍然可以在经典机器上运行。

Aki Vasara, Juha Lintilä and Jan Goetz

与政界人士及决策者开诚布公地交流是杨•高兹(Jan Goetz)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图为他与芬兰国家技术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官阿基•瓦萨拉(Aki Vasara)及芬兰经济事务部长尤哈•林蒂莱(Juha Lintilä)的合影。 图片来源: IQM

你也可以利用它们为更多人提供教育服务。这实际上非常重要,因为在人力资源方面存在着巨大短缺。知道如何构建这种系统的量子物理学家寥寥无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真正的硬件来培养下一代人才。我们目前正在开展这方面的工作。我们把这些系统卖给科学超算中心或研究机构,比如芬兰国家技术研究中心(VTT),它们利用系统开展科学工作,为更多人提供教育服务。

它们还让计算机为整个生态系统所用。我们的想法是在当地培育一个包含行业新生力量的生态系统。

令人欣慰的是,这一生态系统在芬兰已见雏形。我们在推介该项目时表示,当我们配置这类计算机时,你们[政界人士及决策者]将看到新的软件初创公司在芬兰创建或落地。现在,通过利用该系统以及另一套来自牛津的系统,我们已在芬兰成立了两家新的软件初创公司:QuanscientAlgorithmic。这些新的量子系统就像是促进整个生态系统生长的种子或集群。

未来是否人人都能使用量子计算机?

购买这类系统需要大量资金,它们代价不菲,但全世界已有数百个超算中心购买了这类系统。它们可以为希望在量子系统上运行自己的应用程序的最终用户提供计算时间。

前提是计算机功能足够强大,能够运行这些应用程序。然后我们就可以打开销售计算时间的市场,即使小公司或个人也可以远程访问这类系统,购买计算时间。这样人人都负担得起。

接下来聊聊您本人吧。您认为自己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IQM是一家很棒的公司,但我不需要亲自参与公司组建工作。我是贡献者之一。我很高兴能成为其中一员,并贡献自己的想法。在芬兰,我最大的成就是在这个团队中工作,并确保我们所有人同心协力。

我们很享受这一点。对我们来说,这不仅仅是工作,其中还有许多乐趣,所有加入公司的新员工很快就会感同身受。但同样不是我一个人创造了这种良好的工作文化。很多人都参与到这项工作中来。所以我认为,加入团队并参与各项工作,对我来说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除了IQM,您还服务于各种理事会和组织。您还有闲暇时间吗?

我的确公务繁忙,这不是秘密,但我认为自己很好地平衡了工作与生活。我还参加很多体育运动。我不再划船,但是我参加很多跑步及其他体育运动。

我经常去阿尔卑斯山徒步旅行,也常常在芬兰大都会区或拉普兰徒步旅行。通常,我休息的方式是走进大自然,跑步或徒步旅行。此外,看望住在西德的家人对我来说也很重要。我经常去西德,看望我的姐姐、哥哥和父母,与他们共度时光。

说到这里,又要回到最初的话题:只有拥有一个优秀的团队,才可以安心无虞地留出时间休闲放松。我身后的领导层真的很优秀,他们[在我不在的时候]悉心打理公司,所以我不用为此担心。这样,我就能自由安排其他事情,这一点很重要。一切都归结于人。

IQM founders

杨•高兹(左二)、陈冠言(Kuan Yen Tan)、米高•缪敦宁(Mikko Möttönen)和尤哈•瓦蒂亚宁(Juha Vartiainen)皆为IQM创始团队。 图片来源: IQM

您从2017年起一直居住在芬兰。这段时间是否教会了您什么?

芬兰和德国有着非常相似的文化。我们处理事情的方式,尤其在技术方面非常相似。德国人和芬兰人善于用分析法思考问题和执行计划。得益于此,我们对我们所做的工作及所开发的技术建立起高度信任。

在某种程度上,芬兰人[比德国人]生活得更幸福。比如,现在正值隆冬时节,但是芬兰人仍然懂得如何尽享冬日乐趣。芬兰人总能发现生活中的无限精彩,从新颖的角度讨论不同话题,这一点很棒。尽管天寒地冻,芬兰人依然会在冰上钻洞钓鱼。

很高兴您这么说,因为芬兰人经常被视为悲观主义者。

事实上的确如此。就我们能否达到里程碑而言,我往往比芬兰同事抱着更积极的态度。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会为之努力,然后达到既定里程碑。

尽管如此,面对现状,他们总是会看到积极的一面。他们之所以快乐,或许是因为他们的看法更悲观。消极悲观但仍能实现目标,这比超级乐观然后失望要好。

您对未来有着怎样的抱负或目标?

个人而言,我对现状非常满意。我去年参加了赫尔辛基马拉松赛。我们选择了接力跑,所以我跑了四分之一马拉松。也许今年我还会参赛,打破自己的时间纪录,不过我不记得上次跑了多长时间。

我们的愿望是和公司共同成长,缔造辉煌。我们想继续把更多人带到芬兰,帮助他们书写属于自己的成功故事。这是主要任务。我想继续这项工作,确保未来一切顺利。

最后一个问题,您养狗吗?您在领英上提到您爱狗狗。

我在读博士期间养了一条狗,我把它送给了德国的一个好朋友。她现在照顾狗狗,因为我经常出差。我的生活方式不适合养狗,但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看望狗狗。

最新新闻

在院子中社交的人们。
新闻摘要
芬兰获评欧盟创新领导者;芬兰游戏新创获阿里巴巴领投的大笔融资
A woman yells with her hair blowing above her head
高科技
芬兰AR软硬件顶尖技术,提供最佳元宇宙沉浸式体验
维多的照片。
我的芬兰职场故事
我的芬兰职场故事:获北欧科技女性年度导师奖提名的维巴•德什潘德(Vibha Deshpa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