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

新闻提要

2012年06月28日

有问题的服务

Henriikka Ahtiainen

今天早上我拨通了服务电话。我的新电脑无法启动。我解释说很多其他人有着同样的问题,会不会是安装服务哪里出错了?电话那头传来生硬的回答:“听着,我们已经安装了600台电脑,只有大约50台有问题,不是所有的电脑都有问题。”原来又是客户错了。 服务提供商处在完全混乱的状态。客户不再有权利期望他们的订单被签字、盖章并交付。打电话给公司并要求维修是完全正常的。这当然还的花钱。虽然在这儿谈论的并不是我自己的钱,这仍然让我烦恼不已。... 了解更多

2012年06月21日

只有服务!

Christian Grönroos

服务是市场中唯一存在的东西--任何市场都是如此。有些人或者公司在他们的生活或工作中需要某些支持,而有些人或公司可以提供这些支持。就是这么简单! 所需帮助的性质和背景各不相同,但总与同样的一种东西相关。那些需要得到支持的,也就是客户,以及那些提供所需的支持的,也就是公司,需要在市场上以互利的方式进行接触。双方对于质量的看法需要达成一致。一家公司在市场中的唯一任务就是保证这种服务的提供方式能够为客户和公司本身创造价值。... 了解更多

2012年06月15日

公共部门可以促进服务业的增长

Pasi Mäkinen

服务业对于国民经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未来还将继续增大。在公共部门正在被迫削减成本的情况下,发展生产力、效率和公共服务的质量尤其重要。此外,生产向低成本国家的转移和靠近增长性市场,为传统发达国家在面临竞争时带来了新的挑战。我们需要把重点放在发展服务业。 数字化在新服务的开发中占有关键地位。根据政府规划,到2015年所有芬兰人都应该拥有无线宽带接入,从而促成新型服务业务。... 了解更多

2012年06月08日

世界不流行腼腆

Kari Väisänen

当你把服务和业务这两个词放到一起时,你会得到“服务业”这个令人费解的词。芬兰的工程师--以及那些出售服务的人们--代表了服务业的全球精英。例如美卓去年将近一半的净销售额来自于各种服务,比如维修、保养和咨询。 我们在创造和实施新服务上非常在行,虽然我们似乎有再次把事情弄得过于复杂的倾向。我在阅读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Tekes所定义的服务业及其面临的挑战,以及其他一些内容时,完全不知所云。可怕的行话。... 了解更多

2012年05月31日

“愤怒的小鸟”翱翔在Lappset活动公园

Johanna Ikäheimo

“愤怒的小鸟”飞入全世界的手机游戏玩家的心中,在亚洲以中国为甚。这款游戏由芬兰游戏开发商Rovio开发,全球下载超过一亿次,其人气已到达一个全新的高度。“愤怒的小鸟”轰动一时。 Rovio跟Lappset在去年12月宣布合作,这则消息迅速传播开来。从亚洲到北美,从南美到欧洲,数以百计的媒体对“愤怒的小鸟”主题活动公园的到来进行了报道。... 了解更多

2012年05月25日

标准化为可持续的生物经济设定基本规则

Sami Nikander

向生物经济过渡的目标,提出了如何以最可持续的方式来实现这一目标的问题。在实践中,这意味着与利益相关各方开展合作,建立基本规则。要达到这种建立在共识之上的最终结果,唯一的途径是标准化。... 了解更多

2012年05月20日

鼓舞人心的科学教育

Johannes Posti

教学工作仅仅意味着上课并拥有漫长的假期吗?在许多国家这似乎是主流意见,但教学还有更多的含义,在芬兰尤其如此。 芬兰小学的教学标准近年已在全球引起广泛关注。获得关注最多的莫过于自然科学的教育,根据国际学生评估计划的研究结果,芬兰在这方面是世界一流的,这包括了平均分以及分数的一致性。在许多其他国家要取得这样的成绩,将需要更多的课时,而课后补习班更多的是一种常态,而不是例外。... 了解更多

2012年05月10日

想象芬兰:建设国家品牌

André Noël Chaker

从全球品牌的出发点来看,当提到“芬兰”这个字眼时,可能引发的最差反应是什么?是没有反应。这就是为什么芬兰在过去几年中逐渐开始对发展芬兰国家品牌和形象产生兴趣的原因。 由芬兰外交部委托、诺基亚前董事长约玛·奥利拉带领的团队发布了2010年芬兰品牌报告,为强化芬兰国家品牌构建了一个很好的起点。其基本见解之一是芬兰的品牌建设应围绕芬兰解决问题的能力来开展。这个简单明了的发现得到了多数芬兰人的认同。建设芬兰国家品牌的下一个挑战是如何把这一讯息有效地传递给世界。... 了解更多

2012年05月04日

生物经济来到身边

Jani Timonen

生物经济与清洁技术之间没有泾渭之分。清洁技术公司开发的解决方案让生物经济成为现实。 在芬兰,生物经济历来仅与生物质有关。在四月份举办的Ympäristöosaajat2025研讨会上,芬兰国家研发基金Sitra地标计划(Landmarks Programme)总监Eeva Hellström认为,生物经济的核心是养分、水和土地,而不是生物质。该研讨会的目的是判断在2025年需要何种环保专家。... 了解更多

2012年04月27日

生物时代的芬兰是混合经济中的服务云

Olli Hietanen

技术变革进展迅速。在几十年中,当我们开始使用生物技术并进入纳米时代的同时,世界开始成为虚拟的。所有这些技术的重要性,都不亚于蒸汽机的发明。它们为我们的经济、生活方式甚至文化历史,都带来了深刻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将持续下去。 与此同时,世界经济的焦点已经转移到亚洲和新兴经济体。 此外,我们还经历了金融危机的历史性时刻,这已成为规则而非例外。  芬兰已经成功地克服了这些挑战。 我们的专业知识一直非常强劲。 然而,我们需要重塑自我,有勇气质疑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真理。... 了解更多

2012年04月21日

芬兰致力于平衡公共财政

Penna Urrila

芬兰政府在三月份制定了未来数年的财政预算政策。与许多其他国家相比,芬兰当前的公共财政非常健康,政府债券获得了最高信用评级。但是,全球经济形势和芬兰经济的增长前景在过去一年中明显走弱。如果不采取额外措施,芬兰政府将不能实现其遏制公共债务的目标。 在三月份,芬兰政府总共调整了超过二十亿欧元的预算,其中大约一半是通过削减开支和增加税收来实现的。做出这样的决定总是非常艰难的,芬兰政府的方案受到在野党和某些利益集团的批评。在这些有争议的决策中,增税将不可避免地对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了解更多

2012年04月14日

我们的赫尔辛基

Henriikka Ahtiainen

在过去的几年里,赫尔辛基成为一个绝佳的居住之地。各种精心举办的夏季活动甚至超出了最大胆的想象,几乎每个星期都在举行各种有意思的研讨会或其他形式的社区活动。 在冷漠多年之后,市民们好像意识到他们可以为此做点什么,应该控制这种情况的发展。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社会转变也开始发生变化。... 了解更多